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八章 深山当中

第九十八章 深山当中

    走过墓碑,和先前一样,身后的道路都渐渐消失不见,而那块墓地也很快的消失不见,而魏玖却走到了一块极其空旷的空地。

    宛如沼泽一般地带,但人却没有深深的陷进去,魏玖就这样静静的站在沼泽上方,心如止水,沼泽成旋涡状开始快速的旋转起来,而魏玖的眼前却渐渐被一层有一层的浓烟笼罩,魏玖感觉记忆如丝一般被抽去,他忘记了九义堂、忘记了舒锦惠、忘记了泽大,意识也渐渐沉睡过去。

    突然眼前笼罩的烟雾散去,魏玖的意识也恢复清明,只是觉得四肢一阵乏力,额头却是十分的疼痛,而此时的他却是躺在一片凉席之上,而床榻另一边坐着的是一个倩影,那是一道熟悉的身影,魏玖却见她正一边擦着额头上的汗一边轻轻扇着眼前的药炉。

    倩影缓缓的转过身来,那张脸是魏玖再也熟悉不过的人——苏洁。

    苏洁的目光不经意落在床榻上的魏玖身上,却见魏玖的目光也正痴痴的看着自己,手里的一碗汤药突然滑落了下去,泼洒在地上却也浑然不觉。

    苏洁一下子扑到魏玖身上,拳头一下一下的砸着魏玖的胸口,“呜呜,你个混蛋,你怎么那么不小心啊,你要是出事了,你让我怎么办!你让我怎么办?!”

    魏玖手一反,搂过苏洁的娇躯,虽然胸口被捶得有些疼痛,但他很喜欢这种温馨的感觉,“只要有丫头在我身边,不管怎样我都愿意,不过丫头你怎么在这里啊?”

    魏玖的问题一出口,苏洁却是愣了一下,眼泪又止不住的流了出来,嘴里哽咽道,“呜.....医生说老公你大脑受创会影响记忆,难道老公你忘了丫头我吗?忘了我们在这座山上私定终身的事吗?呜呜!我不要那朵紫流苏了,它以后就是我最讨厌的花,我只要老公你好好的。”

    魏玖心里却是惊,连忙回忆了一番自己的过去,却发现记一片混乱,完全就没有一丁点的线索,而零零散散的记忆里也的确有与丫头的相恋,私定终身,但琐碎的记忆却又是苏洁离开了他。

    魏玖不禁拍了拍胸口,叹息到“你在我身边就好,刚刚我好想做了一场梦,很长的梦,梦里面你离开了我!丫头,和我讲讲我们的事吧,我想听听我们的故事。”

    苏洁依靠在魏玖的怀里,慢慢的讲起了他们的故事,从杭市的早餐店魏玖英雄救美,到后来苏洁被绑架,再往后两人一起念了泽大政法学院,毕业后拿到了一份很好的offer,而后来魏玖赚了一笔钱,就带着他在山上私定终身,过上了闲云野鹤的日子。

    苏洁讲的每一件事魏玖都没有印象,不过听起来却又觉得十分的熟悉,看着苏洁那幸福的笑容,魏玖痴痴的说道,“只要你在就好了!”

    后来的几天,魏玖也是每天与苏洁依偎在房间里听她讲着过去的故事,而每一次看着苏洁开心的笑魏玖也不自觉的满足起来。

    世间安得双全法,宁负如来不负卿。

    想来这应该就是当初他选择与苏洁来山上过上这种闲适日子的理由吧?苏洁告诉他,那天她说她想要山崖上的那株紫流苏,魏玖趁她不注意偷偷冒险前去摘取,而后来,意外就发生了,庆幸的是魏玖是滑落下去,只是撞上悬崖边上的歪脖子树,否则后果就不只是伤到一点额头而已了。

    身体渐渐的恢复,魏玖的气色也终于好了起来,魏玖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日历,低头思考了一下,突然对苏洁说道,“丫头,我手机呢?我这两天一直没看到我手机,我和威哥打个电话问下杭市那边的情况!”

    “手机?威哥?”苏洁一愣,放下手上正在洗的衣服,从一旁的柜子里翻出一部略显陈旧的手机,放到魏玖手里,然后奇怪的问到,“威哥是哪个?我们在一起四五年,我也不知道你还有一个叫威哥的朋友哦!而且老公你真的好奇怪,你当初说好的为了不让别人打扰我们所以才把手机藏起来的,怎么现在突然又关心起外面的情况了,老公你真的变得好奇怪哦!”

    是这样吗?魏玖笑了笑,没有回答苏洁问题,专心捣鼓起手上的手机。

    熟悉的尺寸,熟悉的界面,熟悉的锁屏手势,但却没有张威这个人的号码,甚至可以称得上,通讯录里几乎就是空的,而相册了也仅有他的自拍、苏洁的照片和风景照,一切都是那么熟悉,却又那么的陌生。

    魏玖无奈的苦笑了一声,对苏洁说道,“丫头,你看我身体也好的差不多了,我们出去晒晒太阳好吗?我都快要发霉了!”

    苏洁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点了点头。

    走出房间,魏玖才感觉到什么叫豁然开朗。这是一个方圆几十里的草地,而四周却被群山环绕起来,因为山体的原因,越往远处烟雾越重,越往远处目光能触碰的愈少,但天空却很蓝,亮眼的白色阳光洒落在这雄伟的天地之间。

    先前魏玖两人所处的却是一袭竹楼,格外优雅,而印入魏玖的眼帘也仅有这一座竹楼,大概能放下世俗来这里居住的也只有魏玖了吧,环绕在竹楼旁边的,有溪水、有农田、有野兔白鸽、也有众多的太阳能产品。

    魏玖心里也是一阵惊叹,这样的生活,真的太美好了,最爱的人就在身边,也没有任何人、任何事会打扰到他们,哪怕是百年去世,这场故事只会属于他们两个人。

    但,趁着苏洁不注意,魏玖轻轻的掐动着手指,嘴里轻轻吟唱起来,指诀捏动,却没有丝毫的变化。

    这一切真得是这样么?魏玖总觉得哪儿不对,威哥这个名字真的是他凭空塑造出来的?还有那个很长的梦,真的太真实!他仿佛忘记了什么十分重要的事,却一下子也想不起来,而且在他记忆里明明手上是可以吞吐水火的,这些真的都是他记错了么?!

    眉头一皱,魏玖苦笑道,“看样子以后不能看九尾落的小说不投票了,这也太中二了吧,我还以为我会呼风唤雨,招雷引电呢,果然是我胡思乱想了,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