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刁难

第一百一十八章 刁难

    破旧的阁楼里,凌婕带着魏玖走了进去,昏暗的灯光,破旧的楼道,每一步都走的很慢,推开门,房间却被装扮的很精美,狭小的窗户上,一缕阳光散射进来,映射起这个少女粉红色的美梦。

    凌婕一阵尴尬,拉着魏玖走到床边,无奈的说道,“不好意思啊,平时很少有人过来,所以也没准备什么坐的地方,你就将就着在这里坐坐,我去倒水给你。”

    不等魏玖回答,凌婕已经是砰砰跳跳的在房间里忙碌起来,魏玖一阵无奈,这丫头也太活波了一点吧?不过魏玖却是很难理解凌婕的这种感受,在桓泽呆了那么久,魏玖算是她唯一认识的朋友了。

    不一会儿,一杯热茶已经送到魏玖手边了,魏玖不禁说道,“小美人,不用捣鼓了哈,你不是准备搬出去住吗?我们这就走啊,还等着干嘛呢,赶早走起啊!”

    凌婕想了想才道“好,其实东西并不多,就一点随身的衣物罢了,应该很快就能搞定,我先去和房东打个招呼哈,你等我一下!”

    说着,凌婕已经是走了出去,房间里只余下魏玖一个人,静坐了一会儿,魏玖却是闲不下来,想来无视不仅在房间里转悠起来。

    房间的摆设很简陋,大抵上也就一张床、几扇破旧的衣柜和一盏老式的写字台罢了,这张床就已然占据了房间的大部分空间,房间之小,站在任何一个角落都算是一览无余了。

    床榻之上是粉红色的棉被和抱枕,少女心十足,而写字台上整齐的叠放着一堆书籍,全部都是高中的教材,魏玖暗暗赞叹道,没想到这小姑娘还是很爱学习的啊。

    视角一转,立在一旁的衣柜算得上是这个房间里最值钱的东西了,看上去却是有些年头,魏玖这样想着,心思也不禁被衣柜吸引过去,看着上面褪下的漆皮,魏玖手指轻轻滑过,脑袋里却是想着这是什么材质的木头。

    意外,突起。

    之间衣柜门却因为老旧突然掉落下来,以魏玖的身手自然不会被砸中,不过却只见几片衣物掉了出来,幸好眼疾手快,不消片刻魏玖就已然将掉出的衣物尽数接在手中。

    那是一件紫色的呢子大衣,一件白色的纱裙,其余的均是片片粉红色、白色的衣物,那竟然都是凌婕的胸衣,魏玖眼神仿佛被吸引了一般不愿意移开。

    越是行过鱼水之欢之后,越是容易被这方面吸引,魏玖亦是如此,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心智薄弱的人,但凌婕的美、凌婕的纯、凌婕的稚嫩,每一面都足以美的动人心魄。

    视线一转,看到眼前破落的柜子,魏玖这才反应过来,连忙将小心思收了起来,乖乖的把衣物放回衣柜当中,灵气一转,衣柜竟不由自主的融合了上去,仔细看去,已经看不出一丝裂痕。

    虽然魏玖觉醒的属性不包括修复伤口的生命元素,但也有着元婴期的修为,强行将柜子这样的死物修复还是不成问题的。

    一切终于回归正常,这一次魏玖老实多了,乖乖的坐在床榻边缘,心底确实有些担忧,自言自语道,“我家这美人怎么回事?退租都要这么久啊!”

    大约过了十来分钟的时间,魏玖才听到一阵细细索索的声音传来,紧跟着,凌婕也走进了房间,魏玖却是一愣,不知何时这个小美人脸颊之上已经挂上了两道梨花带雨一般的泪痕。

    “小美人,你怎么了?怎么就哭了呢?谁惹你不高兴了?”魏玖心头一疼,牵起凌婕的手说道。

    凌婕一慌,她没想到魏玖会注意到她的神色,当即尴尬的破睇而笑,但笑起来却依旧将眼角的泪滴牵下,“我....我没事啦,我们收拾东西准备走吧!”

    不会撒谎的傻美人,魏玖在心底嘀咕道,但却没有说出来,竟然凌婕不愿意提,他又怎么会再去提起,让她更加伤心难过呢?默默的走到凌婕身边,帮着她收拾起这并不太多的东西。

    但这时,房门却传来一阵急促的敲打声,接着只听一道摸索的声音,而门外却是传来一个男人愤怒的低吼声,“我说了不准退房不准退,你要是退租就要赔我很高的违约金.....!”

    嘭

    门被踢开,突然看到房里的魏玖,来人一愣,当即又阴阳怪气的说道,“哟,找到了个小白脸?啧啧,怎么,要去陪他睡啊?”

    魏玖眉头一皱,抬眼询问的看向凌婕,这个突然出现的男子让他极为不爽,一身西装革履的,却挺着一个啤酒肚,眼神更是不时猥琐的扫向凌婕,眼里的野兽般的野性却是没有丝毫的掩饰。

    凌婕顿时更加尴尬,没有回答魏玖,转向男人轻声说道,“房东先生,这是我朋友,我东西太多让他过来帮下忙,这段时间谢谢你的照顾,但是你也知道,我学校那么远,真的不方便,我必须的换个近点的地方才行。”

    凌婕的话,魏玖恍然大悟,再看眼前的男人,瞬间就一目了然了。

    或许单纯的凌婕不能明白,为什么一向照顾自己的房*然这样对自己,但魏玖却是十分明了,对凌婕好,必定是因为他心怀不轨,对其有所企图罢了,而凌婕突然想要搬走,他又怎么可以让这到嘴的羔羊跑掉呢?

    “呵呵,这小白脸和你有没有一腿,还是那句话,这房间租约是八百元一个月,十倍算下来违约金八千,再来两千的物业费,你拿个万把块钱我就让你走,不给钱,没门!”中年人却是死扣着要凌婕拿钱,凌婕的身家他一清二楚,有钱也不至于沦落到住这样的地方啊。

    魏玖却是看不下去了,牵起凌婕的手一下子挡在凌婕前面,这才开口道,“是吗?我记得《中国物业管理法》里的第四十条,物业费与房屋租金累计到房客合同到期的时间为止哦!她的合同我看过了,并没有明示需要承担更多赔偿金的需要哦!”

    “《物业管理法》?”中年人一愣,但随即脸一横,狠声骂道,“你算个什么东西,这里有你说话的份?”

    正说着,一拳朝魏玖脑袋上砸去,他毕竟只是这贫民窟的一员罢了,纵然有点小钱却依旧见识浅短罢了,从来都不会关心什么人惹得起、什么人招惹不起。

    这一拳,不快,但很有力,不留丝毫余地,却是吧凌婕吓了一跳,怎么看魏玖都不像是能抗住这一拳的样子,凌婕连忙起身,双手撑开将魏玖护在后面。

    魏玖心底一暖,这傻孩子!

    当即,魏玖也不再隐藏,身体一晃已经再一次出现在凌婕的身前,眼看房东的拳头袭来,说时迟那时快,魏玖没有丝毫的犹豫,手一探就将房东的手扣在掌间,再轻轻扭动一下,只是听见骨骼发生位移形变的声音。

    “咔擦!”

    “啊!!!”

    一道杀猪声音传来,魏玖却已然将凌婕的耳朵轻轻的捂住,而自己更是对男人的惨叫充耳不闻,魏玖不是什么无恶不赦的坏人,但也不是什么善良的好人,得罪自己在乎的人就应该承受他最残忍的报复。

    “你!!!你......”中年人一惊,但你了半天却是没有说出个所以然来,只得恶狠狠的骂道,“你有种就等我一下,我...我......我现在就去叫人来弄死你!”

    魏玖想起了电影《师傅》一个桥段,笑呵呵的说道,“你能叫来多少人?二十个,有没有!”

    “............,你等着!”

    房东大叔被问得哑口无言,只得撂下狠话落荒而逃,房间里又只剩下魏玖和凌婕两人。

    他的身躯很瘦弱,但后背却那般坚实,躲在他的身后仿佛再多的风雨都不能侵蚀到自己较弱的身躯,凌婕红着脸想到。

    突然,魏玖转过身,却又是害的凌婕心底一颤,两颗心在悸动,一盏情愫正在心间悄悄的生根发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