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死为星辰终不灭

第一百四十七章 死为星辰终不灭

    死为星辰终不灭,致君尧舜焉肯朽。

    吾辈碌碌饱饭行,风后力牧长回首。

    经过张璐璐和郑清事件的一番折腾,魏玖一行人聚会之心也在一瞬间变得索然无趣,纷纷告别之后准备离去,毕竟他们还都有自己的事要处理。

    漫步在泽大的校园里,魏玖只觉得感慨万千,桓泽这个城市很小,也很破落,但也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却无端的生出那么多的事,从与一众美女的相遇,再到后来与司空家族、岳家的恩恩怨怨,败退杭市以至于如今的再次搅弄风云,太多太多的变故超出了魏玖的预想。

    就在这时,一道尖锐的目光朝魏玖刺来,但转瞬又消失不见,来也匆匆、去也匆匆,魏玖一愣,但一时之间竟也找不到这目光的源头,只能作罢。

    额..........

    还未离开,脑海突然传来一声炸响,魏玖的思绪却一下子冷静了下来。

    那声音,是源自灵魂当中的警示,那是甚少示威的灵魂元素在提醒着魏玖什么,就仿佛刚刚那个目光,如果他就此忽略掉,必定后悔一生一般。

    魏玖掌风如刃,双脚一错,向着感觉中的方向一发力,身形就已然冲了出去。

    目光主人在魏玖视线射过来的刹那,就已然意识到失误了,反应倒也不慢,随即就将目光和心神转移开来,只是用视野的余光偷瞄着魏玖。

    但,令司空景失望的是,魏玖已经察觉到他的存在了。

    家主的命令是一旦遇到魏玖,切不可打草惊蛇,暗中盯着就可以,但他作为司空家族年轻一辈的佼佼者,自然有着不可忽视的自负和傲气,至少在他眼里,纵是碰到魏玖他也能走上几招......甚至是,将魏玖斩首。

    魏玖的速度,却是在他意料之外的,而这种失误却是致命的。

    魏玖心底没有丝毫的犹豫,掌刃直接劈来,这样的攻击强度,如若是普通人遇上,绝对是十死无生,倒不是说魏玖本着“另可错杀,不可错放”的原则,虽不说仁慈,但高手自然有着高手的风范,自然也不会对寻常人家下死手。

    只是眼前这个人眼里所射出的目光,他太熟悉,纵然只是一瞬间,但那种傲气、那种蔑视、那种高人一等的威压,魏玖很明了这绝对不是普通人,而他那一瞬间所释放出来的杀意,目标正是自己,这样想来自然不能放过。

    眼见掌刀袭来,司空景心一横,真气一聚,一拳挥去,朝魏玖攻去。

    掌刀和拳头一接触,一道热浪掀起一阵灰尘,但在这个时间,却并没有引起其余人的注意。

    灰尘散去,拳掌依旧碰撞在一起,没有丝毫的技巧,这种纯粹修为比拼,司空景虽然也是元婴期修为,但对上魏玖却也落得下风。

    咔擦!

    一声轻响,司空景骨骼发出清脆的碎裂声,随着一声痛呜,后力不足,整个身体都向后晃了一下,险些没有站稳。

    这样的机会,魏玖自然不会放过,掌刀一横,径直朝司空景劈去。

    “咔、擦!”

    又是两声,魏玖战斗意识却是强大无比,本着“趁其病、要其命”的原则,直接朝司空景小臂位置劈去,掌势极其凶悍,直接将两处骨头劈的粉碎。

    “啊!算你狠!!!”司空景一声痛呼,拖着两只废了的胳膊,恶狠狠的骂道,“你是怎么发现我的?”

    魏玖没有再去攻击,其实要杀死司空景轻而易举,毕竟他的实力还真不是一个金丹期的青年可以压制的。

    “呵呵,你觉得你做的天衣无缝?单单是你看向我的目光就已经暴露了你的目的,再说,这一天天的,你跟了我这么久,要说不是别有用心,打死我都不信!”魏玖随口诓道,他自然也是因为司空家无意间那一抹目光才察觉到的,若当真早就察觉也不至于等到这时候才动手。

    司空景一惊,面色惊恐说道,“你......你竟然早就发现我了?这不可能,你也只是元婴期罢了,我计算过神识的范围,绝不可能被你发现!”

    “呵呵,信不信随你,做人不能太自负了,否则是会被自己的愚蠢害死的.....额,不过也无所谓了,反正你都是将死之人了!”魏玖轻轻笑道,手里虚天乾元剑一闪而现,虽不乱杀,但既是敌人,魏玖也不会心慈手软。

    司空景明知逃已经是来不及的了,静静的瘫坐在地上,嘴角露出一道癫狂的笑意,得意的笑道,“哈哈,愚蠢吗?不过就算你杀死我,又有什么用呢?你的行迹、你和那几个大学生的关系、甚至你今天吃什么、喝什么我都已经回禀给家族高层了,我是赢不了你,但司空家族是不可能放过你的!”

    “说我自负,你觉得你够资格吗!你以为我是什么?都市小说里面的男反派吗?好笑!计划在三十分钟之前已经启动了,待司空家族赶来之时,不只是你,就连你的这些所谓的弟兄都没一个人逃得掉!”司空景嘴角露出一道血丝,但依旧高昂。

    魏玖没有再犹豫,手起刀落,司空景的身体缓缓的倒了下去,只是空气里还残留着那句歇斯底里的嘶吼——

    “天佑司空,永世不灭!”

    扑通!

    转过身,魏玖不再看倒下的司空景一眼,至于后事,自然不用自己操心,司空家族必定会处理好的,这件事没有第三个目击者,必定会被当作意外或者凶案去调查,至于结果更不用自己担心。

    正相反,魏玖此时真正担心的却是,司空家族。

    行迹暴露事小,但他们一旦对陈力等人动手,自己却没有万全之策,这样想着,心底不禁暗暗叹了口气,脑海里的计划却只能被搁浅。

    身形一晃,魏玖身影已然消失在了泽大的校园当中。

    ...........

    再说另外一边,桓泽的街道之上。

    王星辰牵着李艳的玉手,却没有丝毫怜香惜玉的意思,两人一句话不说,没有目的的漫步着。

    王星辰厉声问道,“你是什么时候知道我身份的?”

    语气冰冷,言辞锋利,就仿若一柄利刃,恐怕无论是谁,在这样的逼问之下都难免恼怒,更何况还是自己的爱人,那种心伤更是无法弥补。

    但李艳不会,至少她知道王星辰是一个刀子嘴,豆腐心的男人,面对质问,她非但没有半分怨言,被王星辰牵着的玉手也握的更紧,看着王星辰的双眸,灵动、欢愉的的神色自然流露出来,只听她回答到。

    “大概有半个月了吧,好歹我也是你媳妇耶,这点眼力劲还是有的好不好?那段时间看你和魏玖他们聊到这个话题,后来我特意找人调查了一下,这才发现你竟然是王家的少爷,星辰,你可是瞒得我好苦哦!”

    李艳语气略带调侃,倒也恰到好处的把两人之间的尴尬驱散。

    “你走吧!”不知何时王星辰竟点燃了一支香烟,轻轻吐了口眼圈,在烟雾里语气再度变得冰冷,“我虽然是王家的少爷,但是却只是一个落魄少爷罢了,在家族里没权没势的......不好意思哈,你要是想傍个大款或者嫁入豪门,貌似找错人了吧!”

    言尽于此,王星辰也没有再停留,迈步朝前走去,但奇怪的是,他的脚步走的很慢,也不知道是在等待着还是在期待着什么。

    李艳瘫坐在原地,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了下来,看着王星辰离去的背影,每一步都仿若踩在她的心上,恍惚间她听到信任被质疑的矛彻底击穿。

    不知何时,天空突然飘荡起了小雨,那是离人的眼泪。

    李艳倔强的站了起来,朝着王星辰并未走远的身影追去,一把从身后抱住王星辰的身躯。

    “呜呜,离开我最爱的星辰,臣妾真的做不到!”李艳眼角依旧挂着泪滴,顺着雨水流淌而下,大概是因为雨水的缘故,嘴里的话语显得并不是那么的清晰,“下雨了,星辰,你真的不带你最爱的媳妇回家吗?”

    王星辰转过身,无言的注视了几秒,然后突然将李艳拥入怀里,温柔的说道,“恩,我们一起回家!”

    雨中,两人搂抱在一起,王星辰笑了,笑出了从未有过的阳光明媚,李艳也笑了,更是巧笑嫣然,倾国倾城。

    “哼,星辰,你个心机婊,竟然敢套路我,看我今晚怎么收拾你......那时候你还装的这么像,我还以为你真的怀疑我,吓死我了!”李艳吁了口气,脚下却怎么也停不住蹦蹦哒哒的雀跃。

    王星辰轻轻搂过李艳的娇躯,四目相对,那星辰一般深邃的眼眸里潜藏着太多的秘密和故事,只听王星辰叹了口气说道,“刚才叫你走却是真心实意的,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境遇,恐怕连我自己都保护不了,又怎么守护的了你呢?你和我在一起,享受不到情侣的甜蜜不说,恐怕还会陷入无止境的担惊受怕当中,你真的不后悔吗?”

    “..........”

    “傻瓜,这么担心我啊?我是一个很传统的女人,鸳盟缔结,便是你我夫妇同心,我们虽未成婚,但也是许过三生之人,又怎么会遇事单飞呢?而且我竟然知道你的身份,又怎么会不清楚你的境遇呢?既然选在跟在你身边,自然是考虑好了的。至于你的境遇,虽然危机,但我想有一个人能帮上一些忙!”

    “哦?谁!”

    “魏玖!”

    “小玖?虽然看他神秘莫测的样子,但毕竟势单力薄,他能帮我什么?这事确实千万不能在连累他们!”

    “恐怕星辰你还有所不知吧,前段时间闹得桓泽满城风雨之人,正是你这位好兄弟,连司空家族在他手上都讨不了好,王家的事自然也是可以帮衬一二的!”

    “呼!”王星辰吸了一口冷气,虽然他不关注桓泽风云,但毕竟是王家之人,这些大事早就传遍整个家族,他也自然对前段时间司空家族损失惨重那一战略有耳闻,倒是没想到当事人竟是自己的兄弟。

    思索良久之后才开口拒绝到,“不可!既然小玖依旧惹上了司空家族,就万万不可再把他拖下王家这趟浑水,此事还得从长计议!”

    一问一答间,两人身形渐渐远去,消失在街角。纵是风云变幻,纵是危机四伏,但那一份真情、但那一份温馨,却永远无法泯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