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生死棋

第一百七十七章 生死棋

    执念是什么?

    有人执着于正邪,有人执着于对错,有人执着于爱恨,

    而也有些人执着于,生死。

    在洪荒时期,魏玖听说过生死棋,那是混沌之初众神遗物,传说之物,自然也不会有人真的见过。

    据说真正的生死棋,蕴含着法则的力量,每一枚旗子都是真实的物质构成,可能是人、是物、是国度、甚至是种群。一旦棋子破碎就代表这个物质会立马灰飞烟灭,连轮回投胎的机会都没有。而胜者可以决定将哪些破碎的棋子恢复,也可以借助法则的力量,让哪些毁灭之力定格成永恒。

    当然,诸神遗物在洪荒都极少现世,对现世的凌婕而言,更是闻所未闻。

    不过当凌婕站在那副生死棋面前,大致的规则她也就明白了,棋局依旧是一般的将棋模式,下棋者会封印自己的部分记忆,同时化为棋盘中的将帅之才。与寻常棋局不同的是,棋盘之上,所有棋子都会代表一个人,棋子破碎就代表这个人的死亡。

    虽然观棋之人知道这是幻想,但下棋之人却不能,和封心琴试炼一样,挑战者会封印和更改自己的记忆,面对这样强加给自己的设定,却是无法判断虚实。

    庆幸的是生死棋有一个人性化的规定,百步之内,万古神树无法取胜,就算挑战者胜利。

    凌婕虽不算是什么将棋高手,但好歹也是大家闺秀,琴棋书画样样精通,按照常规赛制,回旋个百来步自然不成问题。但这棋局毕竟诡异,每一颗子都是自己生命里重要的一部分,在弃子、舍子和布置陷阱等方面都会有很大的心理阻碍,这样难免对下棋者心态造成极大的压力,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棋局慢慢的展开,凌婕的意识陷入一片白芒,再醒来时,她已然置身于一个华丽的王座之上,手里把捏的是一枚厚重而锋利的铁剑。

    棋如人生,落子无悔。

    八个豪放的大字在虚空之中显现,远方战火却是已经点燃。游戏规则就是双方的王亲自挂帅出征,率领着十五个最优秀的部下,在指定的范围内进行厮杀,将帅之才死去,则为败北。

    看似规则对两方一样的公平,但实际上却不尽然。实际上,凌婕的部下在刚刚一战中损失惨重,大将之才纷纷折损,能让她叫得上名字的都双手数的过来。再看对方,来势汹汹,两边单单气势都完全不能与之相提并论。

    点将台上,每一个被叫到名字的兵将都一副气宇轩昂的样子,虽然明知道此战,九死一生,但他们心底还是为自己的决定感到兴奋。

    这是一场捍卫家国的战争,规模不大,但意义非凡,每一个人都明知其中凶险,但为了不让侵略者肆虐他们的家园,他们只能用自己的身躯,为身后的那些国民们筑起一道坚不可摧的城墙。

    “好,已经十四个人了,现在还差一个,勇士们,请记住,你们是英勇与伟大的化身,我们需要一个愿意牺牲的人,我们需要这样的牺牲去守护我们的国家亲人....有没有人自愿参与这场守护家园的战争?”站前的即兴演讲,凌婕也是无奈而为之。

    这是一场艰难的战争,胜率每个人心底都一清二楚。纵然是集合这个国家最后的力量,都凑不出能够出战的十五个人,这样的情况却是看的凌婕心寒。

    “我...可以让我试试吗?”而这时,一个年方二十的少年突然毛遂自荐到,迎来的是四周的一片窃窃私语。

    是啊,他太年轻了,年轻就注定没有足够的经验和力量得到大家的认可。这个道理,凌婕心底明白,但箭在弦上,却已经没有更好的选择了,不是吗?

    “那好,就你了,希望你等下好好表现,用你手里的剑去保护这片土地!”凌婕激励的说道,心底只能暗自祈祷,希望这少年等下不要初生牛犊不怕虎,白白送了性命才是。话锋一转,只听她再一次问到,“你竟然是主动请缨,那么就由你自己挑选自己的身份吧!”

    身份,自然是这场战争里最重要的因素,合理的身份排配将直接影响最后的战局。

    “由我自己选择么?那就让我当卒好了,希望我能成为你手里最锋利的矛!”少年轻声说道,仿佛是在自嘲一般。

    “卒?你确定?”凌婕一愣,谁都知道,卒就如同炮灰一般,在战场上最大的用途就是当诱饵,阵亡率高出其他身份百分之四十,“那好吧,既然如此,那就依你!希望你的勇敢无畏能给我们带来好运!”

    这样说着,凌婕也不再纠结,毕竟让眼前这个从未见过的少年当卒最合适不过,至少这个身份虽然危险,但不会直接影响占据。毕竟其余的身份都有一定的难度,在战场上也都有着举足轻重的作用,她心里早已有了合适的人选。

    “炮兵——影、决!”

    “贴身侍卫——锦惠、小瑾!”

    “车弩手——莫小倩、翊柳”

    “骁骑卫——张威”

    “.........”

    轰隆隆,破空的硝烟声带起层层烟土,那是炮弹炸裂的声音。凌婕心底很清楚,对面的侵略者已经开始行动了。

    “骁骑卫,迅速出击,炮兵准备!”只见凌婕神色冷静,锐剑出鞘,迅速下达着命令,她是这个国家的王,早已是身经百战,这样的场面还远远无法让她失去冷静。

    只是......

    和侵略者的这场战斗已经持续了近两天的时间,双方都已经损失了上万的兵力,那是他们两个国家全部的兵力了。不过战争却远远没有结束,而是选择了一种看似公平、实则更加残酷的游戏来决定这场战争的输赢。

    她就算做了多年的女王,但也只是一个女孩子罢了,心里所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很快,两方的人员纷乱的厮杀在一起,每一个人都在用自己最擅长的方式肆意杀戮、躲避着,而这时凌婕高超的指挥才能就凸显出来了。

    “车九平五,撤回!”

    “炮二进四,斩首!”

    “马八进七,回防!”

    “.......”

    战场之上,指挥者是决定占据十之八九的因素,而身经百战的凌婕自然不凡,大脑里的计算量超乎常人,每一秒都在推演着数十种情形,然后从中挑选出最佳的方案执行。

    “轰隆!”

    对面不是有兵将倒下的声音,凌婕所走出的每一步都是有目的性的,而且侵略性极强,基本上每五步就能毁去对方的一员大将。

    但对面同样强大无匹,没倒下一个人的同时,也总能带走凌婕这边一个。总得说来,两边损失都是半斤八两,而且可能是因为单兵作战能力的差距,虽然凌婕三番五次主动出击,但对面依旧稳稳地占据上风。

    这样下去拿什么赢?一丝慌乱感涌上心头,她不怕死,但这场仗却不能输,一旦输了,身后的家国百姓就全部要遭殃。

    “喂!你为什么愿意当一个卒子?你要知道这个身份完全和炮灰一般无二,根本不会有太大的建树!”凌婕眯着眼睛看向斜对角的那个少年,轻声问道,紧张的时候问一些别的话题,往往是分散注意力、缓解紧张情绪的关键,只是她眼睛的余光从未脱离过战场前方。

    少年同样半眯着眼睛,但遮挡不住的炯炯目光扫视着战场上的每一个角落,不知不觉间少年的衣袂被青风荡起,头发突然垂下,泼墨般黑色的长发在风中飘荡着,这般儒雅的模样,的确不应该是一个粗俗的兵士。

    双手突然背到身后,那柄普普通通的铁剑直直的插在他面前的土地里,只见他一字一顿的说道,“人生如棋,我愿当卒!”

    人生如棋,我愿当卒?这是什么话?凌婕心里一阵奇怪,正欲追问,但这时,令他心碎的一幕出现了。

    “锦惠,小心!”

    扑通!她的贴身侍卫,也是她从小一起长大的小姐姐,竟就这般死在她的面前。那可是这个国家武力最高的存在,竟被对方的炮火流弹所杀!

    来不及感伤,将击杀锦惠的炮兵斩杀在地,凌婕连忙再一次开口提醒道,“翊柳,注意左边!”

    可惜,已经来不及了。

    车弩手华翊柳和炮兵影竟接连被对方的骁骑卫斩落马下,而且来人行动极快,在斩杀两员大将之后,华翊柳都来不及反击,他就已经抽身逃跑。

    战局,随即也呈现一面倒的场面。凌婕一方的损失渐渐越来越大,眼看战场之上的兵将已经越来越少了。凌婕心底也渐渐明白,真的是大势所去了,这般苦苦挣扎,其实也只是用更多的伤损来换取些无用的挣扎罢了。

    突然,眼睛的余光里,一个人影动了,是那个毛遂自荐的少年,没有经过他的允许,他竟然一步朝前方迈去。

    “你...你干什么?找死啊!快给我回来,你过去也只能白白送死!!”心底一惊,舒锦惠连忙阻拦到,这个少年却是无辜的,她不愿意再让他作白白的牺牲!

    “人生如棋,我愿当卒。

    行动虽慢,决不后退!”

    坚定的言语从少年嘴里吐出,他那语气更是让凌婕心头一震,只见他蓦然回首,和凌婕对视,而脚下的步伐却一步也没有停。

    风,吹乱了少年的头发,飘零的长发下是一张英俊的面孔,神色极其淡然,锐利的眼神死死的盯着前方。仅仅是一个对视,少年眼眶里那如星辰般深邃的眼眸竟将凌婕的目光深深的吸引过去,从这一刻起她再也不愿意移开。

    手一扬,纤细的手指紧紧的握着铁剑,只听得少年真诚的说道,“无论输赢,只愿吾王能够记住我的名字,我叫魏玖!为了我们的国家和女王大人,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