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两百零三章 搅婚

第两百零三章 搅婚

    比飞却似关睢鸟,并蒂常开边理枝。

    百年恩爱双心结,千里姻缘一线牵。

    掺杂在凌阳子的队伍当中,魏玖倒也没有再多遭阻拦,而凌阳子貌似还挺吃得开的,王家的人竟丝毫盘问之意都没有,这也让魏玖默默猜测起他的身份起来。一路走来倒是越发感觉王家家大业大,铺张的程度真的可谓是骇人听闻,或许这在京华,只是寻常水准吧?

    这样想着,魏玖又不禁感慨起来,苏杭一带和京华的差距未免也太大了吧?不过心底倒也没有太过于在意。只是看着眼前满脸笑意的凌阳子,皱了下眉头轻声问道,“不知道凌前辈刚才为什么会说出捣乱这样的话来?而且我们也只是素面之缘,前辈怎么竟然还记得我?又为何这般帮我?”

    魏玖的问题并非无中生有,修炼者虽然记忆过人,但只是匆匆见过一面的人,又怎么可能过了两年还会记得?

    却只见凌阳子的笑意更加浓郁了,淡然回答道,声音很低,“你这般少年天才,我又怎么可能忘得掉呢?不过说起来,你的名字,我还是从婕儿那里听得比较多呢!”

    “婕儿?”魏玖重复了一下这个名字,不禁呆了一下,心脏的跳动变慢,但呼吸却又加快了不少,六神无主的呢喃着问道,“你说得婕儿....可是凌婕?你是凌家之人?是啊,我真傻,你姓凌,在这里又这般德高望重,一定就是那个家族出来的人啊!”

    他叫凌阳子,而他所谓的婕儿,自然是凌婕无疑。

    “是啊,婕儿这丫头现在过得倒也挺好的,就是自从上一次回去之后,一直都喜欢发呆和惆怅,我们这些老头子也不懂是因为什么!”凌阳子轻声笑道,“对啦,还是和你自我介绍一下吧,我叫凌阳子,是凌家现任三当家的,婕儿叫我一声三叔公,算的上是凌家的老一辈了吧!”

    魏玖手掌轻轻按在心脏的位置,将目光移开,没有再去多和凌阳子前辈交流。因为他担心一旦知道更多和凌婕有关的消息,自己的生活和计划,都会被心底的感觉所打乱。

    而这时,婚礼也终于徐徐拉开了序幕,这并非是一场纯中式的婚礼。多年的磨合与发展,像王家这般庞然大物,早已是容纳了中西两边优秀文化的集成体,这场婚礼,也正是一种中西合璧的产物。

    “请问这位先生,你愿意娶面前的这位小姐为妻吗?无论贫穷、疾病、痛苦,健康、快乐,你都愿意对这位小姐不离不弃,一生一世爱护她吗?”

    “我愿意!”

    “请问这位小姐,你愿意嫁给眼前的这位先生吗??无论贫穷、疾病、痛苦、健康、快乐,你都愿意对这位先生不离不弃,一生一世忠于他吗?”

    “......”

    所有的话语都是按着流程来的,唯独到了这一刻,岳灵的那句我愿意,却是无论如何也说不出口。身边陪嫁过来的丫鬟碰了碰岳灵的手臂,以示提醒,岳灵紧紧的咬着嘴唇,她知道台下的所有的眼神都看着自己,但那三个字却就是怎得也说不出口。

    就在这时,原本安静的下面突然传来一道冷漠的声音,只有短短的四个字,却如同一柄利刃一般,直直的刺到众人的胸口——

    “我不愿意!”

    说话的正是魏玖,不知何时他已然从凌阳子的身边站了起来,温柔的看着前方的新娘,温柔的说道,“灵儿,我来接你了!”

    岳灵全身一震,再也顾不得其他,一把撕掉脑袋上的头纱,痴痴的看着魏玖,原来他真的会来!

    岳灵并不是一个傻女孩,魏玖和王家的差距,她心底一清二楚,这个时候的理智告诉她,魏玖不应该来找她的。但她毕竟还只是个小女孩,又怎么舍得死呢?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和魏玖还有一份很美好的未来,每当想到这里,她又期待着魏玖会出现在这里。

    终于,她的英雄来了,身披金甲圣衣、驾着七彩祥云,他真的来了。

    “魏玖!你竟然自己闯进来了!”身为新郎的王剑寒眼神一凝,一股凶光油然而生。魏玖本就是他计划之内的目标,却无论如何也没想到自己的目标人物会率先一步来破坏自己的婚礼,而且看岳灵那样子,很显然和魏玖也是旧识。

    此时现场的宾客都是纷纷呆住,谁都不会想到,王家的婚礼之上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不过大部分还是本着一副看热闹的心态罢了。至于王家的侍卫,那更是一个个全神戒备,只待一声令下就将魏玖格杀。

    此时最开心的,也莫过于王碎辰了吧?他原本以为等到王剑寒占有舒锦惠的时候,魏玖会彻底和京华王家翻脸,却没想到仅仅是一个岳灵就让两边立马撕破脸皮。这也让王碎辰不得不重新审视一番魏玖,没想到这不声不响的家主,竟也是多情的种子。不过无论如何,这番场景对自己绝对是只有好处的,王家和魏玖闹得越是天翻地覆,他就越能从中达到自己的目的。

    王剑寒毕竟是王家的少主,心机和城府又岂会简单?铁青的脸色马上就归于平静,看着一旁的凌阳子,有点愤怒的说道,“三爷,我想问问凌家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们王家和凌家一直井水不犯河水,你今天带个外人进来搅乱我的婚礼是想怎样?”

    凌阳子,作为凌家的三当家的,自然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呵呵一笑,淡淡的说道,“哈哈,这话说的,小剑寒,你莫要误会我啊...这人说她请柬放家里了,我才出手带他进来的,本身就不认识,又怎么会想到他会是来闹事的呢?”

    魏玖白眼一翻,这个凌前辈,未免也太会推脱了吧。不过实际上,他能把魏玖带进来,已经算是帮了大忙,魏玖心底自然也明白。

    “呵呵,三爷这么说的话,就是我王家不管对他做什么,你都不会过问了,是吧?”王剑寒话锋一转,咄咄逼人的说道。

    凌阳子倒也不怒,或许他还不至于对一个后辈发怒,看了眼魏玖,再看了眼王剑寒,然后淡淡的说道,“哦?你要做什么只管做便是了,我都说了,我和他不认识,为何要插手?”

    “魏玖!!!你突然出现,破坏我的婚礼,究竟是什么意思?”王剑寒眉峰一挑,凌厉的说道,“所有人听令,此人擅闯王家,应就地格杀,如遇阻拦,按同罪论处!”

    说完还不禁看看满脸笑意的凌阳子,毕竟这个人可是凌家三当家,一旦插手的话,给他一百个胆子都不敢将他击杀。

    听到命令,王家人纷纷拔出自己的短刀——他们趁手的武器竟然和桓泽王家的一样。脚步一探,训练有素的他们在片刻之间,就把魏玖包围起来。

    魏玖倒也丝毫不慌,身影一晃而逝,再出现已然越过了几名侍卫。

    风元素加持之下,速度极快,到这也是针对一般的侍卫而言,却不包括,王剑寒。作为王家少家主,他的修为却是不弱,已然是合体初期,对魏玖的身形自然判断的准,一咬牙,刀刃一横,就挡在魏玖面前。

    身形突然被阻拦下来,魏玖倒也没有丝毫反应,眼神一抬看向远方的岳灵,温柔的说道,“灵儿,稍微委屈你一下,记得,不要担心哈!”

    说完,空间之力一闪而逝,光泽散去,那赫然是乾坤戒上流转的光华。再看岳灵的身体,早已消失在那里,魏玖轻轻一笑,将她收到乾坤戒里,才是最安全的。

    “你…你做了什么…你把灵儿交出来!”王剑寒双眼微冷,满腔杀意的说道。

    魏玖确实丝毫不惧,和王剑寒对峙起来,嘴里同样冷冷的说道,“灵儿?你也配叫她灵儿,呵呵,如果爱你大可以追求便是,这般凭借家族势力得到的也算爱?我也难得和你论道,今天我要带走她,不知道你想怎样?”

    “你!!!”王剑寒咬牙切齿起来,随即怒道,“果然是伶牙俐齿,就是不知道手底下有多少工夫?”

    灵气运转,王剑寒竟没有丝毫的犹豫,直接就朝魏玖身上砍去。

    魏玖倒也不慢,银光一闪而逝,虚天乾元剑和弯刀碰撞在一起。岳灵已经在乾坤戒中,只要自己闯出去,就安全了。哪怕王家真的追杀到杭市,有九义堂和言老,他反倒放心不少。

    周围的宾客此刻早已乱作一团,纷纷向远方退去,而王家的包围圈也紧密的连贯在一起,让退出去的宾客和圈内的世界完全隔绝开来,就连视线都被完全的隔断。

    而真正留在圈中的也就只剩下魏玖这个当事人和一众王家之人了,当然有些不怕死的,诸如凌阳子这般的高人前辈,倒也没有退出去的意思。

    至于现在,他从容不迫的见招拆招,将王剑寒的攻势一一化解。心底的担忧并非来自王剑寒,毕竟一个合体初期的人,还是没有什么可畏惧的。真正的压力来源于另一边,那里坐着的几个仙风道骨之人,那确实王家的掌权者,其中就有王家现任家主、也是王剑寒的父亲,王煞天。

    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