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八章 青丝镯

第三百六十八章 青丝镯

    雪寒清的长剑直抵蓝九的脖颈之上,然后只听她低声问道,“我再问你最后一次,你说是不说?”

    蓝九笑了,笑的有点苦涩,没想到自己聪明一世,倒在这里栽了个跟头。若是在外界,他也断然不可能会败得如此惨,但在这凝雪仙山之上,自己可谓处处受制,而擅长寒冰之力的雪寒清却将自己的实力发挥的游刃有余。

    密室完全坍塌的那一刻,外界的雪妖也同样感受到这里的异状,纷纷向着这里赶来。

    只是早在之前,雪寒清察觉到蓝九踪迹的时刻,为防他逃走,就已然在这密室周围布下结界。而如今这结界反倒是将一众妖族阻挡在外面,结界当中,只余下蓝九和雪寒清两个人。

    “呵呵,既然你不愿意说出真相,那好,我就带你去慕容云凡那里当面对质!”雪寒清厉声说道。

    因为蓝九的缘故,雪寒清心底对慕容云凡那仅有的一丝畏惧都消失不见,如今却已然直呼其名。话音落下,也不待蓝九多做反应,手掌一凝,巨大的寒冰之力再一次凝结开来,向着蓝九笼罩过去。

    “不...我是不可能和你一起走的!”蓝九的声音一凝,坚定的说道。然后手掌合十,天丹九诀发动,他在做着最后的挣扎。

    雪寒清的目光当中,同样没有丝毫的仁慈,看向蓝九,剑锋直接劈砍过去。嘴里无情的说道,“呵呵,蝼蚁而已,我倒想看看,你还能翻出什么波浪!”

    再看蓝九,确实没有放弃,天丹九诀运转到极致。

    之间他的体内,以天丹为圆心,逐渐形成一道极为庞大的漩涡。而八枚另外也随着那漩涡快速的旋转起来,速度越来越快,很快就达到了一种速度的极限,远远的超过肉眼所能看清的轨迹。

    唰的一下,那枚湛蓝色的灵丸直接被甩了出来,直接悬浮到蓝九的头顶之下。

    微微松了一口气,蓝九的双手慢慢的放在膝盖之上,也总算是松了一口气。最后的挣扎,无论能不能成功,都是在此一举了!

    水属性的灵丸刚一脱体,雪寒清就呆住。那枚小小的珠子当中,虽然并没有多么强大的能量,但却极为纯澈。甚至比起这凝雪仙山的寒冰之气都不差分毫,而那仅仅是一颗小小的珠子,就给了她一种震慑的感觉。

    心头一颤,雪寒清语气也有些颤抖,低声问道,“这...这是什么?”

    蓝九微微一笑,没有回答雪寒清的问题,而是手掌一扬,喝道,“给我破!”

    湛蓝色的灵丸快速的飞出,向着雪寒清的方向冲撞过去。这一击,并没有任何的招式的加成,只是最为野蛮的冲撞而已。但和雪神舞一般,所过之处,到处都是一片冰霜凝结,甚至连时间空间都被这极致的寒冷冻结。

    蓝九的嘴角微微一勾,整个人瘫软下去,虽然还有意识,但四肢却没了丝毫力气。灵丸出体虽不是第一次,但像如今这般,用尽全身修为之后才强制性出体,以前却是没有过的事情。

    雪寒清看到蓝九乏力的坐在地上,也是意识到,大概这是他最后的挣扎。

    手里的冰棱长剑微微一扬,直指蓝九,低声笑道,“呵呵,米粒之珠岂敢和皓日争辉?虽然有些手段,但我倒想看看,你还能坚持到几时?”

    话音落下,手掌直接向着水属性灵丸盖去,嘴里没有丝毫情感的说道,“这珠子里的水元素虽然精纯,但那又如何?终究还是初生的幼体,又怎么抵挡的住我这精纯的雪神之力呢?尝尝什么叫做水元素之力的,雪神领域!”

    却只见,手掌之上,一股精纯的冰霜之力向着水属性的灵丸袭去,瞬间就将它压制的死死的。雪寒清手里的冰棱佩剑直接消失不见,一下子融入到她的身体当中,整个人的气息又是提升了一大截。

    而这时,雪寒清并不知道,在这结界外面,所有的雪妖的同样是无比的焦灼。

    特别是守在慕容云凡几人屋外的雪妖,只见雪莲来回渡着步子,坐立不安的徘徊着。以她的实力修为,自然能够感觉出,远方的打斗有多么可怕,她同样担心着雪寒清的安危。但同时,受命于雪寒清在此看守,她们一众雪妖更是不敢放松警惕。

    不知何时,慕容云凡已经走到了窗户边缘,看着门外看守严密的雪妖,无奈的摇了摇头。低声呢喃道,“今晚之后,局势又该发生怎样的变化呢?”

    另外一边,雪寒清完完全全的占据了上风,虽然也落入一种狼狈的局面,但还是讲水属性灵丸压制的死死的。手掌一番,雪神领域当中,灵丸逐渐的失去了原本蓝色的光泽,慢慢的化作一枚普通的圆珠。

    “哼!”轻哼一声,雪寒清的衣袖一挥,直接将灵丸给甩了出去。然后看向蓝九,坚定的说道,“现在,该轮到你给莲儿陪葬了!”

    话音落下,那雪神领域也向着蓝九的头顶压去。蓝九悄然之间运转着天丹九诀,勉强将灵丸吸回体内,但却已然无力抵挡雪寒清攻击。双目缓缓闭上,心底突然闪过蓝倪的脸颊,或许这样也算是一种解脱吧?

    但意料之中的攻击,却并没有如期而至,只听到耳畔传来空气嗡鸣的声音。

    睁开双目,却只见雪寒清完完全全停住了自己的动作,双眼正目不转睛的盯着远方那个古朴的盒子之上。蓝九的瞳孔猛然放大,心脏的跳动异常的活跃,那箱子轻轻的摇动着,似乎是里面有什么想要出来一半,而蓝九也正期待着那里面隐藏的东西。

    终于,盒子的盖子被冲击力震到了地上,而那丝丝幽光竟全然消失不见。余下的,却只是一串最简简单单不过的,手链。

    心底又是一震,蓝九整个人都变得六神无主起来,那手链,究竟是什么?为何自己,会有如此剧烈的反应。再看此时的雪寒清,却是更加狼狈不堪,径直的跪倒在地,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手链,嘴里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手链现世的那一刻,盒子却也整体的炸裂开来,然后手链径直的向着蓝九飞去。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是九尾....”

    但话还没说完,雪寒清的声音戛然而止。却只见无数黑色的毛发缠绕在她的脖颈之上,不只如此,毛发的顶端,就宛如一柄柄利刃一般,直接将她的身体洞穿出无数的窟窿。

    咚,的一声,雪寒清整个人倒在地上。

    蓝九呆住了,这...这是怎么回事?自己拼了命都难以抵抗的敌人,为何这么轻易的就死了?但雪寒清倒下之后,那丝丝诡异的头发,却又一瞬间消失不见,就宛若刚才的事情,只是幻觉一般。

    手掌之上,正握着那枚突然你飞来的手链,此刻它正散发着点点夺命的红光。

    仔细看去,还是可以看清,那手链竟然正是以头发为本体铸就而成的。蓝九微微一呆,低声呢喃道,“难道...刚才的那些毛发,是这手链所为?那这,又究竟是个什么东西呢!”

    不及蓝九细想,一阵头疼欲裂的感觉传来,他的脑袋里面,竟然无端的多出一句话。

    “青丝镯·剪断的青丝,理不乱的情思,缘也命也!”

    蓝九低声呢喃了一遍这句话,心头却又是传来一股窒息的疼痛。这镯子,究竟和他有什么关系?究竟又隐藏着怎样的秘密?那埋藏在心底深处的疼痛,自己到底忘却一些什么东西?

    “快...快快,宫主的结界消失了,一定是出了什么事,我们快进去!”

    远处一阵喧闹声传来,蓝九微微一愣,这反应过来,自己貌似还身处雪妖一族的包围当中。原本因为雪寒清的结界所在,也就没有妖族过来,但如今却不同,雪寒清一丝,只怕很快就会被一众雪妖发现。

    想到这里,蓝九也是不再犹豫,将那镯子收进自己的衣袖当中。双脚一错,趁着夜色向着远方潜伏而去,至少现在,还不到暴露的时候。

    幸好刚才恢复了一些修为,蓝九的手掌一扬,整个人再一次潜入黑暗元素当中。几个穿梭之间,直接避过了雪梅等雪妖的察觉,直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当中,盘膝修炼起来。

    窗外依旧一片安逸,蓝九知道雪寒清的死,大概还没那么快被察觉到。

    掏出衣袖当中的那枚手镯呆在手腕之上,蓝九这才诡异的发现,那手镯的大小竟然刚好和自己的手腕吻合。事情越来越扑朔迷离,原本只以为替蓝家报了仇,自己就算是了却全部心愿,现在看来,只怕远远没有那么简单。

    那枚手镯,材质普通,做工也很普通,上面更是看不到丝毫玄妙强大的气息,但于蓝九而言,却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

    “锵...锵...锵!”

    窗外,十三声钟鸣响起,蓝九的嘴角露出一股残忍的笑意。大丧之音,看样子雪寒清的躯体,终于被发现了。窗外的嘈杂之声渐渐的打破了这安逸的夜晚,蓝九也是轻轻的站了起来,悄悄地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物。

    他知道,雪寒清之死并不是终结,等下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他去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