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三年起步

第五百一十一章 三年起步

    填空题,的确比较难。

    就像老人所言的,选择题就算再怎么模糊,你也有四分之一答对的可能。但填空题却不一样,若你不知道正确答案,猜中的几率只能用微乎其微四个字来形容。

    曾经在华夏国,就有这么选择题的一种说法。一张满是选择题的试卷,若你能得零分,那也就只能证明,你是真正的高手。是的,能够巧妙的避过所有的正确答案,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这些问题你都会做。

    但是填空题却不同,给你一百道题,不会做的人,依旧会得零分。

    而面前这道题就是如此,被判了多少年,这是需要一个准确数字的。从一到一百就有一百种答案,更何况超过一百的,也并不是不可能的,在这种情况之下,靠猜是不可能的。

    魏玖的眼神慢慢凝起,答案,他的心里已经有谱。此刻的他担心的,并不是最后的答案,而是另一个令人纠结的细节。

    在上一个问题当中,题干是给出了一个限定条件的,那就是华夏国。但现在的这个问题却不然,并没有明确的指出具体的是在哪个地方,就这么一个隐藏极深的细节,却是能够改变最后答案的存在。

    但若是从这个角度来讲,问题就复杂了,只怕最后的答案就有些千奇百怪了。

    魏玖的神色渐渐的思索起来,既然自己是虚神选定之人,那么虚神和他应该有些志趣相投才对。以他的性格而言,绝不会做出如此混乱的题目,最后的答案必然只有一个。

    “小粱今年七岁,爷爷比小粱大四十八岁,妈妈比爷爷小三十三岁。问爸爸被判了几年?”魏玖低声呢喃道这个题目。

    沉吟片刻之后,才缓缓说道,“按照寻常的逻辑,小梁七岁,那么爷爷就是五十五岁...而妈妈又比爷爷小三十三岁,也就是二十二岁......”

    “再减去小梁的七岁,也就证明妈妈实在十五岁的时候生下小梁的,那么说来,她也就是在十四岁的时候怀有小梁的!”魏玖无奈的笑道,“我在华夏国曾经看过一本书,里面就有这么一句话...在排除所有的不可能之后,剩下的那个答案,就算再怎么匪夷所思,也会是事实的真相!”

    老人倒吸一口凉气,倒是没想到魏玖的逻辑性这么强,他推演出的结局,是他们这些鲛人从未想过的。

    不知不觉,双目当中又是闪耀起丝丝精光,他似乎已经感觉到魏玖能做出最正确的答案。想到这里,老人不自觉的催促道,“那少主人,你最后的答案是什么?小梁的爸爸,又该被判多少年?”

    魏玖的目光一凝,一股冷光直射而出,一字一顿的说道,“三年起步,最高死刑!”

    八个大字,诠释着魏玖的智慧,也在印证着这道题的最后答案。不错,魏玖成功了,金色的光华渐渐的汇聚成那八个字眼,慢慢的填写在那空白的地方。而后,所有的光华散去,慢慢的化作四个大字,出现在魏玖的面前。

    “试炼通过!”

    哗,场面一下子沸腾了,任谁都没有想到,魏玖会再一次成功。他们在欢呼、他们在呐喊,就似乎回答正确的是他们这些鲛人一般。而事实上也却是如此,魏玖这一答对,鲛人们也算是得到了一笔宝贵的精神财富。

    “少主...你...你太厉害了吧,这样的答案都能够想到?”老人激动的一把拉住魏玖,颤抖的说道。

    “呵呵,没什么的。其实这道题,最难的根本就不是这些逻辑,而是一道超越题目的细节!”魏玖笑笑,耸了耸肩说道,“其实这道题本身并不难,但是和第一道题放在一起,就有点微妙了...在回答完第一道题之后,我的心头下意识的就会留意一个细节,那就是设定的条件是不是华夏国?又是哪个时期的华夏国!”

    “啊?什么意思?”老人一愣,连忙问道。

    “换一个说法吧...如果这道题放在洪荒大陆,是不违法的,洪荒大陆对于嫁娶之宜,并没有太多的要求。同样,若是放在古代的华夏国,也是如此!”魏玖笑着说道,“但在近现代的华夏却不然,对这一方面,却是有明令规定的!”

    一众鲛人沉默起来,纷纷暗暗思索起魏玖的话语,他们也听得不是很明白,这番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真的是这么一道毫无意义的题目,摆在这个地方,大家觉得合情理吗?”魏玖反问道,“答案自然是否定的,虚神既然能够创造这么一片雄伟的天地,实力和心性是毋庸置疑的,所以他不可能去花费精力做一件毫无意义的事,所以这答题必然会有一个答案,固定的答案!”

    “再来第二个问题就出现了...这道题目上给的的答案,是多少年?但是试问一句,我们真的能推演出准确的年份吗?”魏玖低声笑道,“很显然,不可能...准确的年份,没有人说的清楚!”

    一众鲛人都是愣住,均在搞不懂,魏玖说这番话,又是为了什么。

    “我曾记得你说过,这些衍生的题目,实际上是盗取了我们心头的记忆和世界观的...所以我想这道问题,也同样不可能是空穴来风!”魏玖低声笑道,“三年起步,最高死刑...这是华夏国当年法律要求的,同时,大概也是最有可能的答案!”

    “原来如此!”老人惊呼出声来,笑着鼓起掌来,低声赞到。

    就在这时,一枚小小的光华直接向着魏玖弹射而去,手一张,魏玖便将其握住。定睛看去,正是虚天阴阳棋,这副残棋,又再一次回到了魏玖的手中。

    “看样子,它似乎都迫不及待的回到少主的手里了啊?”老人无奈的耸了耸肩,笑道,“不过还是恭贺少主,这也算是物归原主...只是不知道少主是否还想继续答题呢?”

    “嗯?说说看!”魏玖好奇的问道。

    这是,却只见老人故作神秘的沉默起来,良久之后,才终于开口。沉声说道,“我乃墟海守护者,千万年来守护者墟海之底,一心等待着少主的归来...墟海当中潜藏着无数的秘宝,皆是虚神坐化之际留下的宝物!”

    “......”

    魏玖有些无奈,这都在说什么啊?但出于礼貌,他也没有刻意打断老人,而是听他继续念叨起来。

    “史诗级宝物,答对一道问题换一个...传奇级宝物,答对一道问题换一个...破旧级宝物,答对一道问题换一个...残缺级宝物,也是答对一道问题换一个!”老人激动的说着。

    “噗!”

    激战中未曾流血的魏玖,愣是被老人气的,喷出一口淤血。真是见了鬼,这都是什么操作?

    “为什么都是一道问题换一件宝物,你不直接一口气说完呢?”擦了擦脸上的黑线,魏玖有些不爽的问道。四周的鲛人纷纷竖直了耳朵,这个问题也同样是他们想要知道的。

    “呵呵,这你们就不懂了吧!”老人故作神秘的低声说道,“虚神当年就和我说过...一句话若是足够长的话,会显得说话者高深莫测的!”

    “噗!”

    虽然原本魏玖便有了准备,但是这么无厘头的答案,还是将他那逼回去的鲜血,愣是又气了出来。只听他颤颤抖抖的指责起来,“你是墟海里唯一的白痴吗?怎么会这么膨胀!刚才我回答的那些问题你也看到了,你觉得哪一道的题目长过?”

    “这...”老人思索了一下,无奈的摇了摇头,争辩道,“虽然都很短...可是...”

    “不是都很短,而是一句废话都没有!你一口气说了这么多废话,不止不会让我觉得你很厉害,反倒是白痴好吗?”魏玖无奈的抚了抚额,低声笑道。

    老人却也只能悻悻然的笑了笑,无奈的说道,“或许是我理解错了吧...但是不管怎样,你该做出选择了,是要继续答题吗?”

    魏玖却也是无奈的摇了摇头,无语的说道,“看样子你似乎并没有理解我所说的意思,“我所指的说说看,不是最后的报酬...其实我本身就知道这最后的酬劳是什么,要不然我也不会有所考虑!”

    见老人点了点头,表示理解之后,魏玖继续说道,“我问的是回答问题的条件...我接下来回答问题的话,是用性命来拼呢?还是说,你一样可以给我不死的保障,让我无损答题!”

    老人一惊,倒是没想到魏玖说的,竟然是这个。当下也是抛了一记白眼,怒声喝道,“虚神走前,总共也就留下三次无损答题的机会...你刚用掉的是第三个,哪里还有这样的机会!”

    “那就没办法了,我放弃!”魏玖无奈的笑道。

    “额...不是吧?你可是我们的少主,这些问题也只有你才能全部答对,怎么可以放弃呢!”老人尴尬的呢喃道。

    “没办法,我不可能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魏玖笑道,“既然拿到了两份宝物,我也该满足了...就此离去,还望诸位能够珍重!”

    话音落下,魏玖也不顾身后众人的呼喊,头也不回的向着前方走去。小一会儿的功夫,便已然消失在一众鲛人的面前,往后的故事,自然又是另一番传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