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五百七十四章 琴光一斩

第五百七十四章 琴光一斩

    “值得,不管付出什么都值得!”

    魏玖坚定的说道,这番话,是当初阡陌和刑命用来回复魏玖的,而此刻却被用到了这里。或许真的是冥冥之中自有天意的,所有的故事都仿若是一个圆圈,兜兜绕绕又回到了起点。

    但魏玖毕竟不是刑命,他是如此的不屈于命运,又如何会这么轻易的死去?至少还不到最后,他是不会放弃的。

    手掌一扬,虚天乾元剑再一次劈砍而出,再一次撞在其中一道音波攻击之上。这一次的魏玖,大概是因为伤势加重的缘故,力道又是小了很多,不过幸好,还是如愿以偿的将音波攻击击碎。

    轰的一声,魏玖的身体再一次被弹开。全身衣物早已破碎大半,狼狈不堪的同时,鲜血更是染尽了他的身躯。

    那不停传来的滴答声,坠落在地上,也敲打在武天狼和韩四郎的心头。魏玖此刻的模样,让他们心疼,特别是韩四郎,他的双目早已一片血红,身上的恨意越来越强。

    “住手吧...住手...不要再继续了...这样下去你会死的...玖哥,你放弃,后面的事情我们一起承担!”

    “不要啊...玖哥,你不要再这般伤害自己了!”

    “有什么仇恨和愤怒,都可以冲着我来啊,为什么要伤害一个伤痕累累的人?”

    ......

    武天狼候在一旁,焦急的呼喊着,不过心态终究平静不下去,所以言语也就没人能够听清。一旁的韩四郎,手里早已凝结出一柄黑色的镰刀,眼里充斥着毁灭的意念。

    但这是约斗,魏玖竟然答应了,外人就不能轻易参与进去,就算他是曾经的冥王死神,也无法改变这样的结局。

    这场不公平的约斗,其实从一开始,魏玖就已经败下阵来。但他没有放弃,苦苦的挣扎,坚持至今的理由只有一个,那就是不愿意武天狼和韩四郎死在这个地方。

    这才是伙伴该做的事情,这才是伙伴该有的担当。

    武天狼和韩四郎也正是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们的心底越是感激,就越是心疼。魏玖此刻所有独自承担的痛苦,原本就应该是他们三人共同分担的,甚至可以说,他们两人还应该承受的更多才对。

    或许武天狼无法明白魏玖的用意,但是韩四郎却很清楚,他为什么会选择单挑。

    尽管以他全身伤残的状态,单挑算得上是送命的举动,但仔细想想,群殴又何尝不是呢?魏玖身负重伤不假,只是武天狼和韩四郎的情况又能好多少呢?对上其他的几名神尊,同样绝无胜算。

    一对一是输,三对五同样是输,那又为何为何要让更多的人涉险呢?

    至少对于魏玖而言,保全武天狼和韩四郎的状态,不让两人白白送死,或许还有一线生机。就算他会被弓琴神尊击杀,但至少也要找到机会,帮助他们两人脱困才行。

    计算了一下体力,魏玖苦笑一声,已经所剩不多,经不起折腾。身体急冲而出,嘴里却是冷声喝道,“既然如此,那就提前结束这场战斗吧...给我破!”

    话音落下,身体直接冲了起来,四周剑影的震动频率也一下子提升到最高。

    轰轰轰,无数的轰鸣直接落在那音波攻击之上,一道接着一道。剑起波澜本就恐怖,再加上这一遍遍的叠加之后,落在音波上的攻击已然十分恐怖,就算是弓琴神尊施展出来的攻击,也愣是被剑起波澜轰出了丝丝裂口。

    这口子很小,但对于魏玖而言,就是最好的机会,突破的计划。

    果不其然,在音波攻击开始破裂的时候,魏玖的身体也终是如期而至的腾空而来。手里的乾元剑闪烁着嗜血的寒芒,直指道道音波,劈了上去,速度极快。

    轰的一声,终于,魏玖用尽了全部力气、用出了最强一击。

    这是不凭借修为的情况下,能够施展出的最强一击,力量却丝毫不逊色于神阶修为的攻击。大概所谓的虚天神骨的确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吧?才刚和魏玖融合,便已然可以施展出如此威力。

    不过宝物终究只是宝物,就算再怎么逆天,也都是有一个度的。

    魏玖的攻击很强,特别是碰撞的那一刹那,势如破竹的劲头直接将那些音波攻击层层瓦解、全然破去。不过同时,所付出的代价也是沉重的,手臂之上一声脆响,虚天神骨所凝结成的手臂也终是折断开来。

    这种程度的骨折,很容易修复,但魏玖的心头还是难免有些震惊。

    这可是虚天神骨啊,坚硬程度绝不亚于任何力量型的天材地宝,但此刻却就这样折断。可想而知,若是以往昔的肉骨凡胎去碰撞这么恐怖的攻击,只怕最后必然落得个粉身碎骨吧?

    这也是他斗胆肉搏的最大凭仗,若非是得到了虚天神骨的淬体,也绝不可能这般冒险的。

    不过魏玖虽然聪明,但弓琴神尊却也绝不蠢,他又何尝不是时刻关注着战局呢?眼看音波攻击全部散去,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寒芒,那是一种近乎于疯狂的杀意。

    “蚍蜉撼树,真是找死!且看我如何了解你的姓名,流簌·琴光斩!”只听弓琴神尊冷声喝道。

    话音落下,四周的那残留的音波碎片,全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弓琴神尊躯体,他的身上开始涌现出恐怖的光华,全身气息看上去,就似乎是早已和龙脊琴融为一体一般。

    “不要!”武天狼焦急的呼喊到,韩四郎的心也是提到嗓子眼上。

    以他们的眼力劲,又如何看不出来,这是弓琴神尊的陷阱?但是别忘了,旁观者清、当局者却是迷得。魏玖置身于如此激烈的战局当中,又如何能够百分百判断出对手的思维呢?特别是这么陌生且强大的对手。

    他们的担忧并不能阻止弓琴神尊的步伐,他动了。抄起手里的琴,身体疾冲而去,向着魏玖方向砸去。

    这一刻的弓琴神尊,再也不是往日的风度翩翩,就宛如从一个书生变成了一介莽夫,龙脊琴就是他的武器。这般简单粗暴的攻击,想来,也却是只有野蛮的巨人才能够施展,和他那俊秀的脸颊多少有些不搭。

    但弓琴神尊,他喜欢的就是因为这种落差感,而给对手造成的恐惧,这比杀死对手还要让他享受。

    龙脊琴的琴声是巨龙的脊椎骨,极为强硬,不惧冰霜和火焰,很难被外力毁坏。而那琴弦也同样是巨龙的经络,被炼制的如此细小,正所谓浓缩的就是精华,蕴藏其中的破坏性必然不小。

    曾经的神史中就有过记载,这龙脊琴确实是天然的杀人利器,威力并不比那些近战的刀刃威力小。

    眼看那巨大的琴弦,马上就要落到魏玖身上,顺着弓琴神尊的移动轨迹,下一秒就能切割到魏玖的脑袋。另一方面,由于速度实在是太快,而且魏玖也是后力不济,根本就无法躲过这种恐怖的攻击。

    所有人都觉得魏玖必死,弓琴神尊的脸上也洋溢着胜利者的笑容,韩四郎和武天狼都是不敢直视的闭上了眼睛。

    但就在这时,魏玖却是突然一笑,嘴角的弧度格外的邪魅。那才是属于他的笑容,就似乎永远都是那只狡猾的狐狸,不管敌人在做什么,总是在他的算计当中。

    不错,这一次弓琴神尊的行动,也同样在他得计划当中。

    四周的音波攻击消失的刹那,他就已经可以亮出底牌,但他依旧还忍着在。他在等,等一个底牌,一个能更高几率的击杀弓琴神尊的计划,终于,他等到了。

    原本以两人的距离而言,就算没有音波攻击的阻隔,他想要如愿以偿的击中弓琴神尊也并不难。毕竟弓琴神尊不是傻子,他可以躲避,面对强大的攻击他更不会傻傻的拼上去。

    这个道理魏玖很清楚,所以他在等。

    在弓琴神尊施展出琴光斩的时候,他就知道,机会来了。看着弓琴神尊那逐渐靠近的身躯,心底的胜算也是慢慢的高了起来,至少这么近的距离若是没能成功,那更远的距离就更没机会。

    近了...近了...距离越来越近...

    弓琴神尊终于也察觉到魏玖嘴角的那一缕冷笑,他的心头没来由的闪过一丝寒意,但却一直无法洞察到其中的危机。所以终是没有放弃这么好的机会,越来越快的向着魏玖砍杀过去。

    “那么,结束了!虚天神鼎,给我灭了这厮!”魏玖冷喝一声,一道强盛的光华直接疾射而出。

    弓琴神尊自然也意识到不妙,但再想撤手,却已经是来不及了。目光当中闪过一丝不安,他不知道魏玖在做什么,也不清楚那道光华到底意味着什么,但那种古朴的气息,让他感觉到颤抖。

    仔细看去,那扑面而来的,竟然是一枚古鼎。鼎身极高,雕刻着花鸟虫鱼、日月星辰,看上去似乎就和乾元剑的外观有着几分相似。

    原来,这突然出现的古鼎,真是一只沉睡在乾坤戒中的虚天神鼎。好歹也是当年被魏玖收服的宝物,虽然威力不大,但这鼎所蕴藏的法则却是强制性的,就算是弓琴神尊,也同样无法抵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