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五百九十五章 尊严践踏

第五百九十五章 尊严践踏

    轰的一声,巨大撞击之后,弓琴神尊和蔷斛神尊两人的身体,皆是倒飞出去。

    鲜血顺着弓琴神尊的嘴角流淌而出,前一秒的碰撞,他感受的很清楚。那近乎于恐怖的撞击力道,直接落在他的湛蓝色寒意之上,竟将寒峰笛所凝结而成的层层冰霜击碎,一点一点瓦解到他的面前。

    盘踞在空中的冰棱虽然强大,但奈何也只不过是极致的冰之元素,面对强大的破坏力,根本无法完全卸去。

    当剑芒洞穿冰霜之力的时候,弓琴神尊也同样意识到不妙,但再想躲避却也来不及了。只能强横的支起手掌,以冰霜之力为牵引,向着那剑影攻去。

    而后出现的,就是一副葬神塔中,已经多年未曾出现的绮丽景象。掌和剑锋碰撞在一起,一股热浪席卷而来,快速的向着四周的神灵撞去,恐怖的波荡赋予着极强的力量,一击之下,直接将这些神灵震得倒飞数步。

    弓琴神尊的确不愧为第四神尊,实力确实强大,竟以手掌空手接白刃,真的就将蔷斛神尊的剑影稳稳的控住。

    不过实则,他的脸上却也挂着几滴冷汗,做到这一步却也并不容易。纵使他的实力再强,但别忘了,蔷斛神尊的排位也就只比他差了一名。真要说起来,却也差不到哪儿去,想要用手直接抵挡住这样的攻击,还是有些困难的。

    弓琴神尊虽然做到了,但实则,他的心底却也承受了很大的负担,身体也同样有些吃不消。不过看了一眼远方的若篌神尊之后,愣是咬了咬牙,一声为哼,冒着手臂折断的风险,用另一只手操控寒峰笛施展出蓄谋已久的攻击。

    之所以没有用寒峰笛迎战,是因为经过上一轮的碰撞,弓琴神尊已经意识到,想要凭借寻常的攻击击溃同等实力的蔷斛神尊,基本上是不可能办到的。所以从很早开始,他就酝酿起这一记攻击,虽然强大,却也需要足够的起势时间。

    或许蔷斛神尊的心底同样明白弓琴神尊的想法,所以才如此迫不及待的施展出强大的攻击,只怕也是想着快些将其击败。

    只是他的如意算盘,终究还是破灭了,弓琴神尊的强大,远远超过了他的想想。

    曾经他们对战了无数次,但最近的一次,都已然过去了数万年。这数万年的时光,弓琴神尊一直在成长,特别是得到寒峰笛之后,更是变得极为厉害,这段时间的闭关修炼,直可谓是受益匪浅。

    乍看之下,弓琴神尊被蔷斛神尊的强大一击唬住,甚至被压制的动弹不得。但仔细看去便不难发现,这强大一击的背后,代价也极为庞大,蔷斛神尊同样被套在这一击当中,动弹不得。

    反观弓琴神尊,他咬紧牙关,用自己的手臂和躯体去承接这恐怖的一记,竟真的接了下来。另一只里手的寒峰笛,终是凝聚起强大的蓝色光华,一道接连着一道,缠绕在寒峰笛的笛身之上。

    “那么,结束了!冻神链!”弓琴神尊冷声喝道。

    话音落下,手掌一甩,寒峰笛直接轰了出去,强大的蓝色光华向着蔷斛神尊方向刺去,让人有些淬不及防起来。这些蓝色光华皆是呈现出圆圈状,一枚枚的串在一起,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一根长长的锁链。

    冻神链,寒峰笛所携带的三大招式之一,也是弓琴神尊现如今所掌握的最强一击。

    蔷斛神尊和弓琴神尊的实力旗鼓相当,有些不分高低,他们两人本身所掌握的力量就差不多。不过现如今,弓琴神尊炼化了寒峰笛之后,实力却也盖过蔷斛神尊,这冻神链的力量阶层自然远远的蔷斛神尊的力量。

    这看似湛蓝色的冰链,却也并非只是单纯的由元素力量凝结而成,说的通俗一点,其中还蕴藏着无法违抗的冰系法则。

    元素的力量尚且能够被瓦解,但法则的力量,却是不可能轻易破除的。这是每一个修炼者都深知的共理,想要破除这种法则束缚,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掌握更高层次、更为强大的法则之力。

    冻神链既是弓琴神尊的最强一击,比他低一个排名的蔷斛神尊,自然是没有破解之力的,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蓝色的锁链向他袭去。

    轰的一声,蓝色的锁链直接抽打在蔷斛神尊的身体之上,又是一声脆响,那是骨骼破碎的声音。随即,蔷斛神尊痛呼一声,整个身躯皆是直接倒飞而起,重重的向着远方砸去,嘴里更是不时的传来呜咽悲鸣。

    脑袋之上,冷汗早已打湿了一片。就算他是排名第五的神尊,面对这样的疼痛,都不免得倒吸一口凉气。现实世界毕竟不是虚拟存在,所遭遇的每一点伤害,都会化作疼觉永远的留在心底,让人崩溃。

    而在蔷斛神尊被冻神链击中的那一刻,天空中的剑影,也终是洞穿了那些寒意的束缚。在弓琴神尊惊恐的眼眸当中,那枚强大的剑影终是击溃了所有的水系力量,而后重重的砸在他的身前。

    尽管弓琴神尊提前有所预感,所以在身前布置了一定的防御力量,却也只能避过致命一击,根本无法完全卸去攻击的力道。

    随着两声轰鸣之后,这才有了那两败俱伤的一幕,两人的身体皆是倒飞出去,退出数米远。弓琴神尊的嘴角残留着淤血,而蔷斛神尊更是不堪,衣襟早已变得完全的破烂不堪,身上的骨头也同样碎裂了很多。

    眼里闪过一丝失落,蔷斛神尊知道,这一战他终究还是败了。

    或者说,和弓琴神尊的无数次比斗,他就没有赢过,从神都到篁鏃秘境,都是如此。失败的代价同样很沉重,从属的数量到辖地的面积,甚至就算是所谓爱情的权力,都一样早已被他被输的一干二净。

    不过蔷斛神尊是一个赌徒,他愿意去赌、也只能去再赌一把。

    从他走上这条路的时候开始,很多东西都早已注定,已然是无法再回头了。这一战开始之前,他一样深知自己的结局,必然难逃一死。但为了继续守护所爱之人,这一战他无法躲避,必须勇敢面对才是。

    这一赌,他败了,曾经那些管中窥豹的对决,让他小瞧了弓琴神尊的实力。这现如今的一次比斗,他才终于明白,他曾见过的弓琴神尊,其实也就只是冰山一角罢了,而且还是相对弱小的一部分罢了。

    五脏六腑皆已移位,蔷斛神尊的眼里透露着一丝痛苦,目光却也同样移向远方,那是若篌神尊所在的位置。

    “那就是让他心心念念的所爱之人吗?那就是让他牵挂着无法放弃的人吗?为何要让如此狼狈的自己出现在她的面前!”蔷斛神尊低声呢喃到,不停的这样责问着自己,“为什么所爱之人,就是不愿意多看我一眼?”

    他的话音声音很小,却完完全全的落在弓琴神尊耳中,只见弓琴神尊的眼里闪过一丝轻蔑,有些不屑的看着蔷斛神尊。

    他们三人,是当年的青梅竹马、是旧时最为长情的陪伴。只是后来的三角恋中,蔷斛神尊失败了,成为唯一一个被淘汰之人,弓琴神尊身为胜利者,却也只是带着若篌神尊远远的离开了蔷斛神尊,这是属于胜利者的选择。

    就算是到了如今这一步,若篌神尊的目光,也依旧是留在弓琴神尊身上,未曾多看蔷斛神尊一眼。那怕是付出了再多,走到最后,也依旧不曾为他真的在意过丝毫。

    看着当年的儿时旧友变成如今这番模样,弓琴神尊不仅没有丝毫的后悔和心疼,心头只是无比的惬意和鄙夷,那是属于胜利者对情敌的嘲讽。

    “为什么?为什么我会输?为什么会输给一个我最不想输的人!”

    “为什么?为什么现在输?为什么要让我在她的面前颜面扫地!”

    “为什么?为什么心好痛?为什么死去的心田再一次变得苦涩!”

    蔷斛神尊的全身微微颤抖起来,嘴里闪过一丝若有若无的讥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低声呢喃到。这三个问题,完全是发自肺腑的言论,平心而言,走到今天这一步,他的确算得上是极为不幸。

    只是很可惜,他所面临的对手是弓琴神尊,这是一个没有丝毫怜悯之心的神尊。

    “呵呵,废话真多,难道就没听过成王败寇这个词语吗?”弓琴神尊冷声喝道,“你既是排名第五的神尊,我且念在昔日情分之上,只要你乖乖认错,并保证从此以后远远的离开若篌,我自会留你一条生路!”

    弓琴神尊的话,看似大度,看似是在给蔷斛神尊机会,但实则却是那般的自私和惹人心寒。

    试问一句,还有什么是比在心爱之人面前,颜面扫地更让人悲痛的吗?答案是肯定的,就比如说眼前这正在发生的一幕,情敌当着心爱之人的面,让自己做出如此抛弃尊严的决定,这其中的心酸又能和谁人说呢?

    弓琴神尊想要的,也就是这个效果。面前的这个昔日旧友,杀与不杀对他而言,都没有太大的区别。但若是能逼迫他答应,从此以后原理若篌,这才是他真正想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