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七百六十章 临危而不乱

第七百六十章 临危而不乱

    听着魏玖的话,秦海却是彻底的平静下来,眼底再也不见丝毫的悲痛,只余下一股寒芒。

    不错,就如同他所说,这场棋局,本身就是一场战局。柳其虽死不假,但博弈却并没有结束,或者说,随着柳其的死,白子阵营的局面却是更加被动起来。

    “你会为你的狂妄付出代价的!”秦海沉声说道。

    “是不是狂妄,刚才那一幕,难道你还分不出来吗?”魏玖却也不恼,轻笑着说道,“既然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他斩杀,你又算得上什么?呵呵,若是不信,我们可以走着瞧!”

    挑衅,很明显的挑衅,面对愤怒的秦海,魏玖倒是丝毫不嫌事大。

    或者说,站在他的角度,这样的做法并没有错。想要击败一个人,首先就应该从内心将他打败,很显然,沉稳如秦海一般的强者,此刻似乎都有些乱了分寸。

    这正是魏玖的机会,一个人失了分寸,必然就会显露更多的漏洞,到时候便可以将其一举击杀。

    而这个时候,华翊柳的过人之处就展现出来,能够担任主帅之职,她早就铸就了处变不惊的内心。柳其的死,她虽然也很痛苦,但比起秦海,她更明白什么叫做大局为重。

    面对魏玖的挑衅,她同样知道,秦海已经乱了心神。若是自己再失了分寸,只怕这场棋局便真的输了。

    目光一横,瞪了秦海一眼,同时,目光的深处闪过一丝深意。只听她沉声说道,“快回来,保存实力,不要意气用事!”

    这一声呵斥,也是将秦海拉回现实,神色恍惚的看向华翊柳,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反应有些激烈。柳其虽死不假,但身为一方将领,自然应以大局为重,怎么能这般任性妄为呢?

    还好华翊柳阻止的及时,否则的话,以他的性格说不定真的会同对方拼命。

    而这不就正好落入对方的圈套当中吗?说到底,他的角色只是“马”,单挑的话又怎么可能胜过战力强大的“车”呢?

    手掌握拳,力道越来越大,甚至于,可以听到骨骼碎裂的清脆响声。柳其的死,这笔账他记在心底,虽然一时半会无法完成复仇,但无论如何他也不会忘却。

    脚步一错,便向着另一侧跃去,想要取胜,现在还绝不是同“车”硬碰硬的时候。

    反观魏玖,眼底闪过一丝失望,心底的算盘竟然扑了个空。他没想到,自己这般完美的计划,最后既然被白子的主帅破坏。

    之所以一再挑衅秦海,也的确是因为他提前做了一些准备,只要秦海敢攻向他,层层布局便可渐渐拉开。而到了那时候,别说击杀他,只怕秦海自己都难以活命。

    他很确信,以“马”的粗狂性格,想要辨认这一场阴谋,应该十分的困难。

    只是没想象到,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主帅的一句话,便直接将其唤醒。看着渐渐远去的秦海,魏玖无奈的叹息一声,没抓好这一次的机会,只怕再想轻而易举的将其击杀,就没有那么简单。

    目光移回凌婕身上,两人对视一眼,魏玖点了点头,身形同样向后退去。

    棋局如战局,但在这盘棋上,每一颗棋子只有一次存在的机会,一旦被斩杀,就会永久的死去。虽然魏玖自诩“车”的战力很强,却也不敢拿小命开玩笑,更是深知穷寇莫追的道理。

    ......

    魏玖这一退,却让秦海陷入两难的境地。他怎么也没想到,在斩杀了柳其之后,魏玖竟然还能保留如此理智。

    而这时候,对弈的主导权,再度移交到华翊柳和凌婕手里。

    为数不多的石像再度移动起来,两方的交战,一触即发。很显然,战局回归到最初的焦灼状态,而这对于白子阵营而言,是完全不占优势的,毕竟凌婕的棋艺摆在那里,华翊柳根本赢不了。

    秦海的脸颊之上闪过一丝无奈,终是没有办法,脚步再度抬起,向着楚河汉界方向踏去。

    魏玖不动,但他却不得不动,否则的话,白子只会越来越少。甚至于,他的心底也很清楚,彼时的他早已落入黑子的计划当中,但那又有什么办法呢?他不出手,便没有回旋的余地。

    看着秦海一动,魏玖的脸上再度浮现起一丝笑意,身形一晃,便向着后方冲去。

    这一次,他的攻击目标并非是秦海,也不是其他的兵卒,而是白子后方的主帅。华夏象棋,判定胜负的关键,从来都不是棋子的折损数量,而是哪一方的主帅能够活到最后。

    只要主帅陨落,这场战争,他便能够取得胜利。

    并且他的心底也很清楚,主帅虽然统领三军,但战力并不高。受制于王座的范围,根本就无法对他造成威胁。或者说,彼时的白子阵营,早已没有一枚棋子的战斗力可以同他比肩。

    势如破竹的攻击,灵活多变的身法,彼时的魏玖,是白子阵营的噩梦。

    所过之处,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阻止他的身形,眨眼之间,便已经接近到华翊柳的王座周边。这里的区域并不算大,魏玖有信心,在这狭小的领地当中,他能够轻而易举的将主帅击杀。

    剑锋扬起,直指华翊柳,至于她旁边的“士”,魏玖却并不怎么在意。

    仅存的这个“士”,角色是由乾流苏担任的,按理来说,自然也不简单。但魏玖却很清楚,根据华夏象棋的设定,士的攻击力很低。甚至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一般只用作主帅的挡箭牌罢了,不足为惧。

    “你想干什么?这里是属于我的领地,你杀了我,是不可能活着离开的!”华翊柳冷冷的说道,语气多以呵斥居多,并没有多少的畏惧。

    这便是一个君王的担当和气势,临危不乱、临死不惧,唯有如此,才能让敌方的千军万马感到害怕。当然,这番话说的,也并没有多少夸大的成分,她若死,魏玖必然也活不了多久。

    白子折损惨重不错,白子所剩无几也并没有错,但若是仅剩的白子拼起命来,同样是十分恐怖的事情。

    魏玖的战力再怎么强大,但终究也就一颗棋子罢了,面对整个阵营的忘死反扑,谁都救不了他。或许一人、两人还奈何不了他,但若是几个人不惧伤亡的围剿过来,那他只怕也是插翅难逃。

    “重要吗?只要你死,我们就赢了!”魏玖冷冷的说道,语气中带着几分解脱的意思,“我能不能活着离开,真的重要吗?不,一点都不重要!”

    眼底的寒芒,充斥着杀意,为了凌婕,为了黑子阵营,他必须这么做。但不知为何,手臂颤抖起来,竟也用不出多少气力来,似乎不愿意动手一般。

    他的目光,落在华翊柳身上,这一眼,看的十分仔细。

    恍惚之间,他的心底竟然涌现了几许熟悉的感觉,那不应该存在于仇敌之间的悸动。脑海的深处,一股巨疼袭来,迅速的席卷全身,让他整个身躯都不由得颤抖起来。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魏玖失神的呢喃道。

    他也说不清楚,这到底是为什么,但身体的本能似乎在阻止他的攻击。理智告诉他,不能和面前这个“主帅”为敌,至少,不可以对她下杀手。

    没有人可以回答他的问题,华翊柳不行,凌婕也同样不行。她们两人皆是呆愣的看着魏玖,不知道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也不知道为什么胜利在即,他却突然放弃了攻击。

    ......

    魏玖虽然放弃了攻击,但乾流苏,却并没有停下的意思。

    她的战斗力虽然不强,但这么近的距离,为了保护“主帅”,必然也会拼尽全力。身体之上光华一闪,一枚晶莹剔透的盾牌出现在她手掌之间,径直的向着魏玖砸去。

    这一击速度很快,倒是出乎魏玖的意料之外,只得慌乱之间抬起剑锋抵挡起来。

    “轰”的一声巨响,乾流苏后退一步,而魏玖却倒飞出去几步的距离。毕竟她占据了天时地利,就算实力比不得魏玖,却也能够凭借后天的优势,扭转乾坤。

    眼看魏玖受挫,秦海的眼底闪过一丝寒芒,这么好的机会,他又如何能放弃呢?

    身体一跃而起,铁蹄之上闪过一丝褐色的光华,直接向着魏玖踏去。这一击若是中了,只怕魏玖不死也得落得个残废的下场,绝对是当场丧失战斗力。

    但战局真的会那么快的结束吗?答案是否定的。

    原本的那一击,魏玖之所以受创,是因为内心凌乱,错失了最好的躲避和反击的机会。但那一击之后,魏玖也是反应过来,面对秦海的攻击,自然提早做好了准备。

    铁蹄袭来,他自知不敢直面其锋芒,身形在地上一翻,便向着远方冲去。

    轰隆一声,大地之上出现一道巨大的裂口,那是被秦海踏裂的。魏玖的额头之上挂满了冷汗,若是慢上半拍,只怕现在便要小命不保了。

    身上留下了数道伤痕,虽然仓促,虽是狼狈,但总算逃过了致命一击。魏玖的眼底闪过一丝担忧,他可不敢放松分毫,这一击虽然侥幸逃脱,但接下来他又该如何以残破之躯对抗秦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