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八百三十章 日月皆棋子

第八百三十章 日月皆棋子

    磁极之地,魏玖只身一人跳入其中,此刻却被那股恐怖的力量冲击的神色大变。

    躯体之上所承受的挤压力道,让他的骨骼险些碎裂,若非是虚天神骨的缘故,只怕很难承受住这样的压迫感。当然,这种压迫感并非单纯的力,而是由磁场衍生而成,不是修为可以抵消的。

    不过魏玖的眼底虽有担忧,更多的却依旧是激动,这股磁场和外界不同,想来个中必有玄机。

    手里的虚天乾元剑一荡,一记风尘圆舞曲便直接孕育而生,剑芒笼罩在他周身,形成一道真空的地带。这就像相当于是逆行圆舞曲,让那龙卷风一般的攻击,倒扣在他的身上。

    包裹在圆舞曲中,魏玖的嘴角浮现起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他感觉到,自己距离出口又近了一步。

    电闪,雷鸣,飓风,烈焰,寒冰。

    恶劣的幻境,强大的攻击,近乎于绝望的破坏力,魏玖的瞳孔猛地一缩。他很清楚,这所有的一切都是幻象,但纵是明白这一切又如何,内心的恐惧依旧无法消除。

    磁场所造成的,远远不只是身体上的破坏,它对内心一样会产生很深的影响。

    幻境便是这种影响的具象化体现,以魏玖的眼界,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出乎他意料之外的是,以他现如今的心境,竟然也抵挡不住这种幻境的侵袭,内心竟然还是有了一丝的裂痕。

    食指和中指扬起,竖在双目之间,他的嘴唇慢慢念诵起来.

    顷刻之间,金色的光华便笼罩在他周身,那圆舞曲的剑芒、剑影,也变成了金色的流光。

    他所吟唱的正是《道德经》,华夏国的一本古卷,用来平复心境最为合适不过。那种神圣不可侵犯的金光笼罩在他周身,不只在阻止磁场的破坏性,更是借此来稳定心神。

    事实证明,他的选择是对的,在他双目再度睁开的那一刻,面前的场景已然变了模样。

    紫色,这里依旧是一片紫色,但看上去,比之前却要静谧的多。不止如此,在这紫色光华当中,魏玖已然感觉不到磁场的存在,说的更加准确一点,这里除了紫色流光,什么都没有。

    所谓的真空地带,大抵就是面前这番,除了流光,再无它物。

    灵气也好,元素也好,就算是最为充裕的磁场也罢,这些在这里都不复存在。魏玖尝试着动用了一下修为,完全无法施展,不止如此,就连手里的乾坤戒都无法开启。

    在紫色的流光中迈动这步子,他在打量,这所有的一切,于他而言都很神奇。

    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那就是他已经穿过了那磁场的封锁,凭借风尘圆舞曲和《道德经》的保护,他并没有败在混乱的磁场当中。眼前这一幕更加诡异,但想来,只要跨过了这一步,他便能离开这磁极之地。

    ......

    “呵呵,没想到,竟然还会有新人来到这里!”

    就在魏玖探索之时,一道沧桑的声音突然响了起来,听上去,就如同是一个历经世事的老人一般。伴随着这句话落下,紫色的流光快速汇聚在魏玖面前,当即便凝聚成一个老人的模样。

    “额...”魏玖一愣,老人的存在,同样出乎他的意料之外。连忙拱手问道,“不知前辈是何人?误入此地,冒犯之处,还望前辈能够海涵!”

    “误入?哈哈,这紫阳之地又岂是说误入就能误入的?能来这里也算是你的机缘,便不必如此客气!”老人看着他,淡淡的笑道,“至于老朽我,世人都喊我一声紫阳真人,不知你又是何人?”

    紫阳真人?魏玖的心头沉吟起这个名字,但脑海深处,却没有丝毫关于这个人的记载。

    “晚辈魏玖,来自混沌界。无意进入这磁极之地,一心想找到离开的方法,却没想到一头钻进了这里,还望前辈能够指点一二!”魏玖恭敬的说道。

    面前这个老人,身份不明,实力不明,但能够出现在这里,绝不是简单之辈。

    磁极之地十分恐怖,若是让魏玖自己摸索的话,想要找到出口,只怕也得等到猴年马月。但面前这个老人,不管他是什么人,只要他指导那么一两句,怕是就能找到出去的路。

    “出去?那还真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清楚的,咱们不着急,慢慢说!”老人淡淡一笑,继续说道,“不过说起混沌界,便是天地初开之时,混沌刚刚衍生之地吧?我倒还真认识一个混沌界的人,那小子好像叫魏学孤吧?额...说起来,你似乎也姓魏?可认识他?”

    “前辈,你说的正是我的父亲啊!”魏玖激动的说道,眼底异彩连连。

    谁能想到,这时候碰到的救命稻草,竟然还是自己父亲的熟人,事情可就好办多了。再者听老人对魏学孤的称呼,那小伙子?能够叫魏孤帝小伙子的人,又岂会简单?

    “哦?那小子竟然成婚了?还有个你这么大的儿子?”老人一愣,随即便打量起魏玖,“长相倒是有几分相似,就是你这实力,怕是有些给他丢脸了!”

    老人的话,虽然很打击人,但魏玖心底知道,他说的其实倒也公道。

    九尾一族的直系血脉,想来天资极高,但有史以来资质能够称之为恐怖的,便只有三人。第一任的九尾妖狐族族长,魏学孤和魏玖,而这其中,魏学孤又是最为锋芒毕露的天才。

    当然,真要说起来,也是因为魏玖去往万象界轮回历练。否则的话,他的实力境界也不只如此。

    当年魏学孤还在魏玖这个年龄的时候,可就已然达到了禁咒级巅峰地步,所有同龄人都是对他望其项背,就算是老牌的强者都无法阻挡他成长的脚步。再后来便有了胜天半子的威名,比起现在的魏玖,魏学孤当年的风头可还要突出不少。

    “父亲大人他实力雄厚,天赋异禀,我自然不能和他相提并论!”魏玖拱了拱手,恭敬的说道。

    “呵呵,谦虚是好事,但太过于谦逊却也未必好。老朽人虽老,眼睛却不老,你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息,和当初的魏学孤可是完全不一样的!”老人淡淡的说道。

    魏玖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并没有继续纠结下去,而是话锋一转,突然问道,“只是不知道,前辈又是怎么认识我父亲的呢?”

    “说起来,那似乎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了,我记得,应该还是他夺得胜天半子之后的事吧!”老人慢慢思索起来,“你可知道,他在夺得胜天半子之后,又去了哪儿?”

    “这个我倒是有所耳闻,听说天威震怒,圣者出手,直接将他流放驱逐!”魏玖正说着,突然想到了什么。瞳孔猛地一缩,惊呼起来,“难不成.....”

    “是啊,这里便是流放驱逐之地,当年关押了不少触犯天威之人,而你的父亲便是其中之一!”老人淡淡一笑,目光移到魏玖身上,“而我便是这里的看守者,存在的目的,就是更好的关押他们!”

    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魏玖的心底一寒,看样子,面前这人并非善茬。

    原本他还想着,既是父亲的旧识,怎么也能帮帮忙。但按目前这情况而言,当年老人是负责看守他父亲的,自然也就是敌对的关系,别说帮忙,不出手镇压和灭杀了他,只怕都是好的。

    “不用担心,我虽是看守者,但却也从来都不会听从圣者的命令!”老人淡淡一笑,“每一个人,从出生就注定了自己的使命,凡人如此、真神如此、圣者同样如此,等以后你便会明白我的意思!”

    魏玖并没有说话,只是细细咀嚼着老人的话语,里面似乎蕴藏了一些骇人听闻的讯息。

    “你想离开,其实很简单,像你父亲一样,赢过我便可以!”老人淡淡的说道。

    ......

    云淡风轻的气势,让魏玖不由得打了个寒颤,这样的人,才是最为可怕的。

    “赢过你?可是自从踏入这里之后,全身修为都消失的一干二净。这四周既没有灵气,也没有元素,我又该拿什么赢过你呢?”魏玖无奈的苦笑道,“而且前辈和晚辈动手,未免有些不合情理吧?”

    事实上,魏玖的心底很清楚,就算修为没有丧失,他都不可能是这老人的对手。

    在魏学孤成名之时,老人便已然是这里的镇守者,实力可见一斑。这么多年过去,他的实力不可能没有进益,现如今,只怕是已经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地步,魏玖又拿什么和他比?

    “不不不,所谓的赢,可不是武力。所谓武力,不过是莽夫之间的斗争罢了,你想赢我,就得和你父亲一样,陪我对弈一局!”老人淡淡的笑道。

    说着手掌一挥,紫色的光华快速的裂变开来,万事万物皆在其中演化出来。魏玖和老人便分立在两旁,在他们的中间,是一片辽阔的银河,无数的星辰便分散在银河周围。

    “以诸天为盘,以星辰日月做子,这是我和你父亲当年的对弈方式。如果你想赢我,条件也是一样的,只需在棋盘之上,获胜便好,那么就大胆一试吧!”老人淡淡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