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重生之九尾落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七百五十八章 棋分黑白

第七百五十八章 棋分黑白

    听魏玖这么一说,众人这才反应过来,仔细打量起来,地上的线条,却是就和华夏国的象棋一模一样。

    “楚河...汉界...不好,看样子这一回麻烦了!”看着面前的四个汉字,魏玖倒吸一口凉气。更加严肃的说道,“根据所处的方位划分,只怕我们六人,并非在同一个阵营当中!”

    这么一说,其余五人自然也能明白,毕竟他们都不是什么愚蠢之人。

    华夏国的象棋棋盘,他们都少都有一些了解,以楚河汉界为线,分作两方阵营。而根据几人的站位,魏玖和凌婕站在一方,而华翊柳、乾流苏、秦海和柳其四人却在界线的另外一侧。

    六人分散,这可不是什么好事。魏玖朝着凌婕点了点头,便拉起她的手,企图迈过楚河汉界的分水岭。

    但事情真的会那么简单吗?答案是否定的,这本就是一局棋,又如何会由得他们选择。楚河汉界所在的那条线,竟然慢慢龟裂开来,无数的烈焰和江水翻涌而出,一道无形的壁垒将两人身形挡住。

    “命运如棋,生死无常,剑锋所向,皆归尘土!”

    四面的墙壁之上,突兀的浮现起十六个字来,紧跟着,一道奇妙的光华便浮现在一行六人的头顶之上。当然,棋盘之上也同样出现了不少的石像,他们的头顶同样悬浮着那缕异样的光华。

    将、士、车、马、炮...那缕光华当中所隐藏的,是华夏象棋里的身份牌。同一时刻,光华也是呈黑白两色的分割起来,同魏玖料想的一样,他和凌婕处在黑色的阵营,而其余四人都在白色的阵营当中。

    华夏国的象棋对弈,不由得让魏玖想起昔日生死棋的场面。不同的是,这一次他所担任的角色不再是卒,而是车。

    人生如棋,我愿当卒,行动虽慢,绝不后退。很多人都说,过河之卒能当车,但其实每一个落子之人都明白,卒就是卒。就算再强,却也无法同车相提并论。

    若是说的真切点,横冲直撞的车,在战场上不会受到多少的限制,战斗力是别的角色所无法企及的。

    再看战场上的其他几人,凌婕同魏玖一个阵营,头顶的是“主帅”二字,成了黑色一方最重要的角色。而白色一方的“主帅”是由华翊柳担任,乾流苏成了她的贴身近卫“士”,至于秦海和柳其,分别担任了白色阵营的“马”和“炮”。

    除去六人所担任的角色以外,其余的二十六个角色,全部又石像担任。

    “婕儿,同时控制十四个角色,你没问题吧?”魏玖关切的问道。

    这局棋盘当中,除去他们六人有基本的行动能力以外,其余石像的控制权,皆在自己的主帅手里。这也就意味着,凌婕和华翊柳的压力十分巨大,基本上,这盘棋就是他们的对弈。

    “我没问题,当年在凌家,也曾钻研过棋艺!”凌婕有些疑惑的问道,“只是我们真的要对翊柳妹妹下手吗?既然只需要决出胜负便可破阵,那我们直接认输不就可以了!”

    凌婕的这个设想,魏玖当然想过,只是早就被他从心底深处否决了。

    “不,肯定没那么简单,棋局既然已经开始,就必须做好万全的打算!”魏玖凝声说道,“两方主帅都是我们的人,若是真的这么简单就能获胜,根本就不足以称之为诛仙台的二层!”

    说着,神色却更加凝重起来,那一句“剑锋所向,皆归尘土”流转在他心头,让他始终都无法放下心来。

    ......

    在魏玖的猜测之后,那些黑色、白色的身份词竟然慢慢破碎开来,紧跟着,便直接融入他们的脑海当中。

    事情发生的很快,哪怕魏玖再怎么的错愕,却也根本反应不及。等到意识到时候,大脑深处已经多出一股异常的信息,别说是再想将其赶出去,仅仅是眨眼的功夫,几人的意识便被这股讯息所占领。

    这种感觉,十分的微妙,就算明知道真相,整个身躯和意识却也完全由不得自己。

    楚河的水流,汉界的火焰,终是慢慢的消散开来,顷刻之间,那一条界限便化作平地。战火终是在一瞬之间点燃,所有的人,棋盘之上的所有棋子,都没能置身其外。

    魏玖和凌婕的眼底,充斥着黑色的光芒,看向白色的一方,眼底只余下深深的仇恨。

    这边是规则的神奇之处,规则的力量融入脑海之后,它会直接影响你的理智和判断。出去那些本就毫无情感和意识的石像以外,一行六人同样是遗忘了自己的过往和思维,心底只有一个理念,那就是击败对方。

    凌婕的目光落在魏玖身上,轻轻点了点头,终是发号起命令。

    那象征着“炮”的棋子高高跃起,向着白色阵营飞去,顷刻之间,便将一枚白色的石像轰的粉碎。当然,华翊柳也没有丝毫的留情,到了她的回合,“车”一个闪身,便将这枚“炮”击碎。

    顷刻之间,黑炮换了白马,谁亏谁赚却也说不清楚。

    除了两名主帅的动作以外,其余四人一直候在自己的位置,并没有太多的动作。这场棋局,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简单,前期可能只是凌婕和华翊柳的对弈,但是一旦到了后期,可就不一样了。

    两位主帅就算再怎么聪明,智慧却也终究有限,又如何控制的了整个棋局?剩下的四人就是主帅疲倦之时的利刃。

    这也是为什么,魏玖的心头十分担忧。他可以感受到,除了主帅以外,对面同自己一样,保有意识的竟有三人。危机时刻,若是这三人一起发难,他有机会护得主帅周全吗?

    答案是未知的,至少现在的他,还不敢保证。伴随着棋子的破碎,这场棋局,愈发的危险,他亦是不允许丝毫的大意。

    ......

    星耀仙山的巅峰,舒锦惠正在经受着烽火大赛的最后考验。

    得到了星辰女王的神核之后,再度斩获星辰十二诀,现在的舒锦惠,只觉得信心满满。在她看来,就算是对上之前的星空神兽,不用计谋都有着一拼之力。

    高级法则的强者,又掌握了如此恐怖的法诀,只怕乾坤殿里,已经没有几人会是她的对手。

    心底焦急,她比较担心魏玖的情况,虽然相信他的实力,但心底还是免不了担忧。如果能尽快通过这第三关试炼,她便可以前往魏玖身边,以她现如今的修为实力,必定能够帮上大忙。

    只是这一次,再度验证了什么叫作关心则乱,第三关的考验,却是出乎他的预料之外。

    空间变化,也将她彻底的置身于危难当中,在她的面前,是一条长长的石子路。石子路的尽头,正放置着一个拖盘,而拖盘之上正是烽火大赛的评定之物,星辰吊坠。

    “踏过去,你就可以得到星辰吊坠...但徒儿你得记住,正所谓水满则溢,在得到的同时,你就必须学会放弃!”

    星辰女王的声音传来,落在舒锦惠耳中,却是让她不由得震了震。目光当中闪过一丝怒意,沉声说道,“不知尊师,这算什么试炼?如果最后需得付出生命,那岂不是代表着,无论如何都通过不了!”

    倒也难怪舒锦惠生气,好不容易走到这一步,却突然遇到这样的难题。她所担心的问题并非不可能,在失去中获得,未免就有些强人所难了吧?

    “烽火大赛的试炼,从来都不是我能决定的!第一关考验的坚守本心、第二关考验的细心耐性,而这第三关考验的却是果敢勇猛!”星辰女王却是无奈的解释道,“但为师不妨告诉你,这三个关卡看似没有关系,但其实却环环紧扣,所考验的从始至终都是你的执念!”

    “执念?”舒锦惠微微一愣,这个词语,她倒是并不陌生。

    “不错,就是执念...其实三关的考验,都是在测试你的执念...而这第三关更是如此,想要得到星辰吊坠,就必须付出一些珍贵的东西。这其中的取舍,就是一份执念,你可明白?”星辰女王沉声说道。

    舒锦惠没有回答,而是点了点头,不再犹豫,向着那石子路上走去。

    恍惚之间,她可以看到那石子路上,流光溢彩,交相辉映。火焰、飓风、雷电、洪水,如此种种交织在一起,看上去十分的危险。

    “徒儿,最后提醒你一声,一旦踏上了这条路,你的修为和力量便会被封印起来,接下来的路,只能靠自己的韧性和执念!”最后关头,星辰女王还是叮嘱道。

    舒锦惠一愣,这个突如其来的意外,确实有些出乎她的意料。修为和力量被封印,这也意味着,接下来的路将会更加的困难。

    “嗯!”舒锦惠点了点头,坚定的应道。

    前路艰辛又何妨?封禁修为又怎样?这烽火王的称号,是魏玖所想要得到的。哪怕这条路上再怎么凶险,为了魏玖,她都必须走下去。

    心底不由得浮现起那个少年的身影,舒锦惠坚毅的眼底,闪过一丝难得的柔情。这场烽火大赛拖得太久,不能再等了,想着,便直接迈步走上那条石子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