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诡案疑云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一百二十七章 藏尸案 上

第一百二十七章 藏尸案 上

    李庞军侦探刚走进办公室,一眼瞧见桌子上助理田飞留下的纸条:“刚才有一位个子高挑的女人想要见你,她在十年前因盗窃案被你逮捕。”看了这张纸条,庞军马上回忆起十年前的情景。

    那时的李庞军还是一名普通警员,因为盗窃罪逮捕了一个极其野蛮的女人。面对刑警她极不听话,甚至把衣物退个精光以示威胁,最后庞军不得不和另一个同伴用被子包裹着她,才将她弄进警车,押往警局。

    现在回想起来,李庞军还忍不住苦笑,心里说道:“这女人可真是个难缠的人。”

    不一会儿,那女的果真就来了。身穿一条连衣裙,戴着一顶草帽,抹着颜色浓重的口红。尽管十年没见,一见面,庞军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她。

    “坐吧,找我有什么事?”

    女人先没回答问题,而是从包里拿出一支香烟吸了起来。

    “我是为我丈夫周喻的事来找你的。”

    “是吗?就是那个无人不晓、无人不知、经常光顾监狱的盗窃专家吗?”

    “李探长,请让我把话说完好吗?不要打断我。”她猛吸了两口烟后,又继续往下讲。

    女人口中的周喻原来在一家保险箱的公司上班,后来因行为不轨被开除,从此就东盗西偷。整个城市他装配了上百个保险箱,同时也是个保险箱解密高手,只要有机会,他就潜入别人家里开锁行窃。

    昨天晚上,他照例带着工具出去作案,一夜未归来,直到第二天凌晨5点才打电话回家,声音显得极其恐慌。一问才知道,昨晚他爬进一个秀天路的一个花园,暗中进入一间放着保险箱的屋子。屋里一片漆黑,他刚打开微型手电,突然发现一双直勾勾的眼死盯着他,这是一双死眼,当时他吓得差点晕过去,踉踉跄跄地翻窗逃了出去,连工具都忘记拿了。

    听完这个女人的叙述后,李庞军马上致电询问过去数小时内哪些小区发生过谋杀案,得到的答复都是没有。却没人报案,也没人发现什么女尸,庞军就朝那女人做了无奈的表情。

    女人则非常着急的说:“探长,我不是在跟你开玩笑。我是真的怕周喻受到冤枉才来找你的。我丈夫确实是个盗窃犯,你可以依据这条罪状给他判刑,让他坐牢,但那个女子的确不是他杀的,你必须清楚这一点。”

    “好的,你先回去,不要着急,我先了解一下情况,需要时我再找你。”听了庞军的话,美女心里好像仍有些不甘,但是她也不能强求什么,只好灰心离开。临出门的时候,她回头对庞军说:“探长,你什么时候去找我都行,我一定配合,这次再也不会退衣服了。”

    李庞军听到此言,尴尬地笑笑,看着女人远去。

    女人一走,庞军决定去现场走访一趟。但秀天路的花园住宅不止一家,所以他们只能到周喻曾经工作过的保险箱公司查问秀天路一带哪家买过他们的产品。经该公司工作人员查看,秀天路一共有三家买了他们的保险箱:一家是银行,两家是私人。银行有报警系统和安保人员,周喻不会傻到抢银行。

    剩下的两户只有一户家中有花园,家主是飞机总设计师沈贝,住在44号。庞军当即和助理田飞赶赴那里勘查。

    他俩到达秀天路的时候,没马上到那户家里去,而是在附近的一间咖啡馆坐下,要了几杯啤酒,与咖啡馆的老板闲聊起来,先侧面了解一下那家主人的情况,从咖啡馆老板那儿得知,沈贝设计师刚过五十岁,两年前结的婚,家中有个老妈妈,以及只有白天来干活的钟点工。

    知悉了这些,他们走出咖啡馆,穿过马路,推开花园门,按下正门的门铃,许久,门才开了一点,里面传出老太太的声音:“你们预约了吗?今天只接待预约的人。”

    “哦,是这样,我是李庞军侦探,请跟沈贝说一下,我们想跟他谈谈。”

    “对不起!你们请进!”

    门随即打开。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身体硬朗,面带微笑,神情儒雅。

    “快请进吧,我儿子正在午休,这是他的习惯,不好意思。”她边说边把他们带入客厅。

    “探长先生,真没想到你会到我们这儿,我想问一下你们今天是……”

    老太太还没讲完,庞军就问道:“你儿子结过婚吗?”

    “结过两次婚。”

    “这样啊,第二位太太是不是也跟你们住在一起?”

    老太太脸上略显悲伤:“她不在了。”

    “什么?不在了?什么时候死的?”

    庞军的问话让老太太有些惊讶:“你说什么?什么死了?”

    田飞赶紧解释:“对不起!对不起!你刚才说她不在,所以我们还以为……”

    “她是离家出走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她离家出走是什么时候的事?”

    “有两天时间了。”

    “她为什么离家出走?”

    老太太犹豫片刻,开口说道:“这件事都不好意思开口,她处于更年期,脾气非常暴躁,动不动就发火,她是独女,娇生惯养,估计是想娘家了,所以暂时离开。”

    “白天还是晚上走的?”

    “晚上。”说完两个字,她好似在侧身听什么声音。庞军抬眼一看就明白了,门边站着一个身材魁梧的男人,他就是沈贝设计师,面部表情尴尬,他应该早已站在门口偷听好一阵了,看见儿子过来,老太太连忙说:“这两位是侦探社来的。”

    沈贝打量着庞军和田飞:“请问两位有什么要紧事吗?”

    “沈贝先生,我们来找你是因为我们觉得你家里可能有什么被盗,所以来了解一下。”李庞军说。

    “谢谢,如果我家里有什么失窃,我会立马报警的。”

    “哦,据说你家里有个保险箱,我能看看吗?”

    “可以啊!”说完,两人就被带入沈贝的工作室。

    庞军一眼看到了写字台上的保险箱,但他没查看保险箱,而是靠近窗边,摸了摸窗户上的玻璃,转头问道:“玻璃是新换的吧?”

    老太太回答:“对,四天前换的。窗户忘记关,罕见的雷阵雨把玻璃震碎了,只能再装新的上去。”

    “玻璃是谁装的?”

    “我儿子沈贝,他平时也爱敲敲打打,虽然是个总设计师,对这些活挺在行。”

    与老人家的态度相反,沈贝突然暴躁地嘟嚷:“妈妈,不要理睬他们,他们无权利知道这些。”

    老太太却一直朝庞军他俩笑言:“不要介意,他就这个脾气。”之后,庞军他俩就向大门口迈去,快到大门时,老太太对庞军说:“以后如果还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不过最好是在我儿子不在的时候。”

    听了这话,两人微笑明白了。

    走远之后,庞军迅速命令田飞调查一下沈贝第二个妻子的状况。第二天中午那个老太太就登门拜访了李庞军,一进门她就歉意道:“不好意思啊,李探长,我为昨天的事表示抱歉,我儿子的脾气不好,可能是被我惯的,他十八岁就失去父亲,我们一直相依为命到现在。”

    但是李庞军没有沉浸在她的话中,而是出其不意问道:“沈贝的第一个妻子是婚后几年死的?”

    “两年。”

    “死因是什么?”

    “心脏病!你知道,这种病一发作就很难抢救。”她顿了顿,又继续说:“其实,我今天找你是感觉你可能还有些事情没跟我们讲。”

    “好吧,我告诉你。昨晚有人打算潜入你们家行窃,但最后没有偷成,不是因为他不想偷,而是他被一样东西给吓到了。”

    “什么东西?”

    “一具女尸,看上去年纪不太小,有可能是你儿子的老婆。”

    老太太的神情开始紧张,而后又微微阴笑道:“是那个贼跟你说的吧?现在我总算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如果你现在方便的话,请到我家一趟,我会跟你细谈。”

    “如果有时间我会下午过去。”

    “好,下午见,李探长。”

    庞军关上门后,在办公室里思考许久,他办理很多案子,像这种活不见人,死不见尸的棘手案子第一次碰到。下一步该怎么办?该采取什么措施?

    “铃铃铃……”电话的响声中断了正在沉思的他。电话里,助理田飞调查得知,沈贝第二任妻子小丽是个性格开朗的女人,前两天并没有回过娘家,小丽父亲生前曾留下一笔数目不小的钱给她,可她常跟闺蜜抱怨自己婚姻不幸福,丈夫像孩子,婆婆则极其自私,此外,她还说自己身体不好。

    随后,庞军又打电话给一直为小丽看病的医生,询问她的病史。医生说,小丽确实有心脏病,属于心脏肥大。这些证明了老太太没有说谎,嫌疑最大的是沈贝。与医生沟通完后。下午,庞军和田飞驾车来到沈贝家中,老太太端坐在椅子上,一见他,满脸堆笑。

    田飞把从沈贝卧室搜到的一支手枪和在老太太箱子里面的两份死亡证书交给他。这两份死亡证明一份是老太太丈夫的,一份是沈贝第一个妻子的。拿着这些东西,庞军走进沈贝的卧室,沈贝对他还是爱答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