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我有一座山免费在线阅读 > 第1072章 小齿轮的作用

第1072章 小齿轮的作用

    两人感慨一番某些人的脸皮之后,早就准备好要喝酒的大奎率先到场,先是道贺了一声后就拉着张群说着闲话。

    两人都有在外地做生意的经历,所以他们之间很是有共同的话题,一时间聊得倒也热络。

    随后没多大会的功夫,其他几人也都陆陆续续的到场,见状,于飞大手一挥,一行人溜溜达达的就往码头的方向走去。

    今天的码头要比以往的时候热闹多了,如果不是因为地形的限制,估计铜铃能把于飞之前说的民间戏团都给请来。

    不过就这动静就不小了,码头边上的每棵树上都挂上了彩带,一溜大大小小的游艇披红挂绿的排在岸边。

    每一艘游艇的船头上都立着一位彩衣飘飘的女服务员,不知道怎么的,于飞的脑海里立马浮现出秦淮河这几个字眼。

    摇摇头,把这个不甚合时宜的念头丢到一边,于飞笑着迎向笑脸相迎的铜铃……

    看着铜铃越过自己,牵起小云的手笑呵呵的说着什么,于飞摸了摸鼻头,好在这会大伙的注意力都放在了那些游艇之上,倒也没有谁注意到他的尴尬。

    “铜铃姐,还是你厉害,说开饭店这立马就开起来了。”小云的语气里带有羡慕之意。

    “你还小,等你长大了,你想开也能开的起来。”铜铃笑嘻嘻的说道,在她瞥了于飞一眼后又继续说道:“就算你现在想开,那也是你干爸一句话的事。”

    小云偷看了一眼于飞的背影,吐了吐舌头,伸手在铜铃的腰间拧了一下,俩人很快就闹了起来。

    于飞选择性的失聪,在两人闹开之际,他再次迎向另外一堆人,这次好在没有再受到冷遇。

    “还是这样的吃饭环境好,比那些所谓的疗养院强多了,伸手就能够到碧水,抬头就能看到蓝天啊。”张政略带点感慨说道。

    “要不你能从疗养院里跑出来?”钱老斜睨了他一眼说道。

    张政看了于飞一眼说道:“这还多亏了小飞啊,要不是看到他家的农场,谁也不会想到上这里溜达一圈。”

    于飞咧嘴一笑道:“看来我以后得尽量多开放自己的农场了,这还有益于吸引游客啊。”

    小雨深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说道:“就是,所有的产业都不是独立存在的,它都有自己的链条,有时候不起眼的一个小齿轮就能带动巨大的车轮。”

    于飞一呲牙道:“你那意思是说我的农场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小齿轮喽?”

    “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

    “欺负一个小孩子你有意思吗?”张政很是护短的说道:“跟一些大产业比起来,你的农场还真就是一个小齿轮,你甚至连个小齿轮都算不上。”

    “别的不说,就站在你跟前的这个老家伙,他们家的产业要是拿出来,那能吓你一跳,他可以说是每天都睡在钱堆上。”

    “你这纯属是挖一个埋一个,你咋不把你自己家的产业拿出来说事呢?”钱森没好气的说道。

    张政嘿嘿一笑道:“那都是小孩子的把戏,不值当拿出来说。”

    钱森看了于飞一眼说道:“看到没,这就是做生意该具有的特质,死不要脸皮,看人千万可别看外表,有些人看起来很友好,说不定下一秒就把你给吞了。”

    于飞扯了扯嘴角,也没有点头,更没有摇头,就那么看着俩老头开喷。

    感受到有人扯自己的衣袖,于飞回头一看,小云笑呵呵的晃动了一下手里的红包,然后塞进了于飞的衣兜了。

    “啥意思啊?”于飞不明所以的问道。

    “你今天不是收了个干闺女吗?这是我的贺礼。”

    听小云这样说,俩老头立马就把注意力放到了于飞的身上,这使得他刚掏出红包的手僵在了半空中。

    “你今天收了一个干闺女?”钱森问道。

    “你咋不早说呢?”落后一步的张政转头又对自己的孙女埋怨道:“这事你知道咋不告诉我呢?这弄得我很被动啊。”

    “这个……好像也不是啥大事吧?收个干闺女那不是很正常的事吗?我记得这事好像没有随礼的吧?”

    于飞很不确定的说道,他可没听说谁家打干亲还有收礼这一说的。

    “这你就不懂了,别人不知道,你要是收个干闺女或者是干儿子那必须得是大事,添丁进口啊……既然赶上了,那就唔~今天的酒席就由我包了。”

    钱森赶先一步,张政眼睛一骨碌说道:“那今天的酒水就由我出了,小雨啊,把那谁送的好酒拿几瓶过来,顺便让小飞掌掌眼。”

    小雨的脸立马就耷拉了下来:“爷爷你啥时候带来的酒,我怎么不知道呢?”

    说着她还把目光投向不远处的佘护士身上,后者见状一摊手,表示她也不知道。

    张政略带着点得意说道:“你们还真以为能圈的住我啊,想当年我藏东西那可是一把好手。”

    “嗯。”钱森很是赞同的说道:“有时候藏的东西连自己都找不到,确实是一把好手。”

    “……”

    ……

    因为更多人的加入,于飞这一场认干亲的宴席团队再次增加,等到那艘最大的游艇启动之际,他注意到还有几艘小一些的游艇也开向其他方向。

    随着那艘连带前台和后厨在一起的船上开始冒青烟,一艘艘小船带着一个个的食盒分赴不同的游艇。

    钱森看着船头接菜的服务员若有所思的说道:“要是在这条河上做出木栈道,然后建上一些水上木屋的话会更好一些。”

    “这样来的客人就有更多的选择了,毕竟有一大部分人还是有晕船的毛病的。”

    于飞往码头的东边努力努嘴说道:“诺,人家早就想到了,而且还说这是水上餐厅的二期工程,游艇只是一部分而已。”

    钱森往那边凌乱的木料堆上看了一眼,沉默了一下后说道:“现在的年轻人可不能轻看啊。”

    于飞笑道:“喝酒这方面那也不能小看。”

    “你真以为我老了?”钱森略有些不满的问道。

    “这话我可没说~”

    “……我看你就是这么想的,来来来,咱们今天好好的比量比量~”

    ……

    好好的一场认亲宴席最终变成了大聚餐,好在张群一家人倒也喜欢热闹,所以这艘船很快就欢乐了起来。

    这里没有什么集团的董事,也没有高高在上的领导,只有一群拼酒的老汉和一帮不服输的年轻人。

    哦,还有兴奋异常的几个小孩子在船上跑来跑去的不好好吃饭。

    “爸爸,我能喂鱼吗?”

    果果对醉眼惺忪的于飞问道,后者今天还没有到要用作弊手段的时候,毕竟船上有一大半都是他请来陪且的。

    “喂鱼?”于飞有些挠头,他看了一眼船头上已经下了战场的几个女人和孩子后说道:“去吧,注意点别掉河里了。”

    果果清脆的答应了一声,端起一盘吃了一半的菜就往船头跑去。

    “咦,刚才那盘红烧鱼呢?我记得刚才还在啊,我喝多眼花了?”大奎举着筷子踌躇不定的疑惑道。

    于飞再次挠头,刚才果果端走的好像就是一条鱼,用红烧鱼喂鱼,也不知道吃到的鱼会作何感想。

    “吆~这菜还没上完你们怎么就出来了?还有好些个菜呢。”

    随着一声带着笑意的话语,铜铃亲自登上了游艇,在跟船头上的几人说了两句话之后,她来到船舱内,在看到醉眼惺忪的于飞后,她的嘴角翘了起来。

    餐厅的老板来敬酒,那第一个找上的肯定是东家,虽说今天钱森已经说了要付这顿饭钱,但在所有人看来,东家依然是于飞。

    不过出人意料的是铜铃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找上于飞,而是按照她自己的想法来的,很是跳脱的把于飞放到了最后。

    于飞看到一半的时候就已经起了警惕之心,因为铜铃在融合了本土的敬酒方式之后,每人似乎都多喝了半杯,一杯三两的那种。

    而且在别人喝酒的时候,她老是有意无意的瞄向于飞,嘴角一直在上翘着。

    果然,在轮到于飞的时候,铜铃说道:“我知道你们这边放鞭炮的时候总会在最后编上几颗大雷子,这就说明越到最后那就越要隆重。”

    “所以我认为用这种小杯子太不够诚意了,得用这个~”

    铜铃变戏法似的从背后摸出一个高脚杯来,就是那种倒啤酒差不多可以倒一瓶的那种。

    一桌人轰然较好,尤其是钱森,在正常途径灌不倒于飞的情况下,他早就想换种方法了,所以在铜铃拿出高脚杯的时候,他叫好的声音最大,一点也不顾忌自己的身份。

    “这个有点夸张了吧?”

    于飞很想婉拒,但在看到铜铃坚定的眼光之后,他觉得这些话貌似都有些空白无力,然后那个高脚杯酒杯就倒的满满的。

    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于飞的身上,很想看看他是怎么应对这满满一杯,也就是一斤白酒的。

    于飞甚至都能听到船头石芳跟彩彩之间的对话。

    “这可是满满的一斤白酒啊,这要是喝下去那不得立马就倒啊。”

    “没事,他要是想喝,白酒跟啤酒也差不了多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