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广漂的那五年免费在线阅读 > 第136章 她有点不对劲

第136章 她有点不对劲

    十月里的最后一个星期,面对公司考核制度的越来越紧迫,公司里各个部分的同事都开始如同八仙过海一样,各显神通,看似平静的办公室,实则“乌烟瘴气”。有些人三五成群报团取暖去接单做一个项目,客服部去联系客户,再联合策划部的同事,接着带动执行部的人,三点一线连接下来,形成了一个个的小团队。

    更让人难以接受的是,有些人甚至使用自己的关系去挖别人的客户,“现实”这双无形的手终究是向那些为了自己利益的人伸出了魔抓,撕下了那些人往日里戴着道貌岸然的面具。

    幸运的是,我的客户根本不需要担心被挖走,因为他们根本挖不动。

    ……

    这日又是正常上班的一天,我总算是把许坤的酒楼开业方案给做出来了,发到了他的邮箱去,接下来就是静候他的答复。至于蓝轩四季的项目,冯总监已经基本上算是全权交给我自己去接手了,因为他还有更大难度的项目要去处理,而且策划部里每个人的项目都需要经过他这一关去审核对接,这就已经够他忙的了。

    在办公桌前对着电脑太久了,于是我打算起身去公司的休闲吧点一杯喝的来缓解疲劳,顺便去吸烟区抽根烟放松一下。

    当我走去休闲吧,路过传媒部时,正巧李飞扬也从里面的办公室走出来,自从公司内部整改开始后,我已经有一段时间没见到他了,好像也很少看到他和李子杰走到一起,大概是都为了自己的业绩而忙碌吧。

    我们互相看了一眼彼此,沉默着又继续走路,结果发现两人去的方向都是休闲吧。

    到了休闲吧,李飞扬比我走得快一点,所以他先点东西喝,而我则在他后面排着队。

    “喝点什么,一起吧,我请你。”他突然转过身来看着我,手里还拿着一张菜单。

    “不用了,我自己来就好,谢谢。”我不太喜欢欠别人的东西,所以回了他一个笑容,同时也拒绝了他的好意。

    李飞扬耸了耸肩,“你总是戒备心太强,生怕自己会欠了别人的人情,哪怕只是一杯饮料。”他侧着身子把菜单放回了吧台上,给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因为我从来不相信天底下有免费的午餐,不过你也别太在意,这只不过是我个人的习惯而已,没有别的意思。”我向前走了一步,和吧台的服务员要了一杯绿茶。

    过了一小会,我们一人拿着一杯喝的,走到了休闲吧的门口那,我以为他回办公室,所以打算转身去吸烟区,但没想到李飞扬突然喊住了我。

    “最近,你有和安妮联系过吗?”他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异样,像是说出一句难以启齿的话。

    虽然我的确是在不久前给安妮发了一条消息过去,可她直到现在也没有回复我,“没有。”我索性回答自己不知道。

    “安妮已经一个多星期没有出现在公司了,我有点担心她。”李飞扬吸了口气,说:“如果可以的话,希望你可以帮忙联系一下她,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关心一下。”

    “你为什么不自己去问?”其实对于他们俩分手的事,我还是觉得挺可惜的。

    “什么原因你比谁都清楚。”李飞扬停顿了会,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安妮的性格和别的女生有些不一样,而且......她很少在家住,基本上都是自己一个人住,安总出差了,可能她还不知道安妮都已经一个多星期不在公司的事情,所以我才觉得更担心。”

    我沉思了一会,点了点头,说:“我知道了,联系到她后,我第一时间就跟你说。”

    “谢谢!”

    “不客气。”

    看着李飞扬那落寞的神色,让我想起了当时刚和他在星辰国际楼下发生那场闹剧时的样子,简直是天壤之别、判若两人,自从他和安妮分手之后,我似乎再也没有见过他像从前那般高调、飞扬跋扈的样子了,逐渐变得低调,或者说,是为情沉沦......

    晚上六点左右就下班了,没有加班,我看着时间还早,想起了李飞扬和冯总监问我安妮的事情,想了想,还是坐地铁更改了路线,去了安妮的暗香花店,看看她在不在那。

    半个小时左右,我到了花店那,然而花店的门锁上了,里面却亮着灯。我站在那看了一小会,顺便点上了一根烟,抬头看了看楼上天台的位置,也一样开着灯。

    “有人在吗?”我仰起头来喊了一声,没人理会,“安妮,你在不在里面?”

    还是没人理会,就当我打算放弃的时候,突然听到在天台上面有人回了我一句“谁啊”,我抬头一看,不是安妮,而是她的表妹兼表面上的助理,好像名叫蓝玉。

    见我在楼下,她从上面走了下来,给我开了花店的门,“怎么是你?”她的脾气一如既往的暴躁,“我姐不在,她出去了。”

    “那你知不知道她去哪了,我听同事说,她已经连续一个多星期没来公司上班了。”

    “关键时刻你们男人就是靠不住。”蓝玉小声嘀咕着,我愣是没整明白她这话是啥意思。

    就在我准备开口说话的时候,突然身后传来一阵汽车发动机的轰鸣声,转身一看,正是安妮的那辆黑色磨砂卡宴,她果然在这。

    安妮一个急刹车把车子停在花店对面的位置,走下车时还戴着一副墨镜,手里拎着一个袋子,然而这看似潇洒的一幕却帅不过三秒,车门关得太快,导致那个袋子卡在了里面,她还没反应过来就这么一扯,袋子里的东西全都撒到了地上。

    我看了看马路两边,确保没车过来,这才动身,但刚走了两步就被安妮喊停了:“别动!你就站在那,不用过来。”说罢,她手忙脚乱地把那些东西装进了袋子里,神色看起来有些慌张。

    我听了她的话,没有走过去,定神一看,地上那一盒盒的东西好像是……药?

    把东西都装好了后,安妮走过来的同时把墨镜给摘下来了,“什么风把你给吃过来了?”她的声音有些冷漠,这两姐妹今天是怎么了,咋看见我来了,一个比一个暴躁。

    “你失踪了一个多星期,再不出现可就要弄寻人启事了。”

    “这样啊?那要是你没找到我,会不会满世界找我呀?”她摸着下巴,一副古灵精怪的样子,但脸色看起来却很苍白,好像是生病了。

    我们上去了花店楼上的天台,蓝玉被安妮给支开了,叫她去买菜回来做饭吃,蓝玉只好一脸不情愿地出了门。

    天台上就我们两个人,一阵微风吹过来,带着安妮身上的香水味扑鼻而来。这时候已经将近十一月,晚上的风有些凉意,她穿的衣服有些单薄,不禁双手交叉搓了一下两边的手臂。

    无奈之下,我只好把身上的黑色牛仔衬衣脱下来递给她,“你的脸色很苍白,是不是生病了?”

    她吸了吸鼻子,接过了我的衣服披上,“没有,只是觉得有些冷。”

    我用手摸了一下桌上的水瓶,还是暖和的,应该是蓝玉刚才装的,于是给她倒了一杯温水推了过去。

    “谢谢。”她双手拿起杯子小小地喝了一口,这整一副样子看起来可以说是我从未见过的乖巧,像是一只温顺的兔子一样。

    安妮才刚喝了一小口温水,突然就把水杯猛得放到了桌上,身上披着我的那件牛仔衬衣也被她抖落到了地上,她捂着嘴快速地跑去了她身后的洗手间,对着洗手盆一阵干呕。从种种迹象来看,她真的是不对劲,还买了那一袋子的药,难道真的是生病了?

    借着她进去洗手间的这一小会时间,我心里萌生了一个想法,想去看看她旁边椅子上的那一袋子东西,到底是什么药。于是,我站起身来,小心翼翼地绕了过去。

    “喂!你想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