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置:唯美志小说网 > 我有被探查系统缠上免费在线阅读 > 第一百零三章 移动房屋(下)

第一百零三章 移动房屋(下)

    “还想再迷晕我一次?我(身shēn)上没有你感兴趣的东西。”

    看着笑眯眯踏着猫步靠近的今雅,墨梁开口说道。

    “别只盯着这一点不妨嘛,不过是个不收费的(身shēn)体检查而已。”

    她似乎对墨梁知晓是她下的麻醉药这件事并不感到吃惊,轻描淡写地将其带过。

    “那账目表上缺的几页我这儿没有,并且在同一时间段那东西还不止一份,如果你也惦记这个的话····没什么用,多半只是个(诱you)饵而已。”

    今雅撩动着她淡金色的秀发,装作认真地听完墨梁的话,

    然而像她这种“类型”的女(性xing),墨梁平时只会躲得远远的,索(性xing)一次(性xing)把事(情qing)说的更加直白一点。

    “这个嘛~谁知道呢~(诱you)饵后面一般也得伴随着些有价值的东西吧。”

    “········”

    “话说,你就没有什么想要主动和我说的话嘛~”

    都说危险的女人是多变的,墨梁此时才算是切实地领会到了这句话的意思,今雅现在的神态和语气跟见面时对待把她当成偶像看待的坤一而言,简直天翻地覆。

    “虽说职业是侦探,但你这外行的程度简直像是初出茅庐的雏儿~”

    今雅走到面前微微抬头,穿着高跟靴的她(身shēn)高几乎与墨梁差不多,近距离的面对面也没有浓烈的香水气味。

    “当侦探的话,(情qing)绪和心里变化全都‘写在’脸上可不好,紧张、焦虑、担忧~这么多附加的条件存在你还能保持清醒的头脑吗?”

    墨梁下意识地后撤了一步与今雅拉开了些距离,

    她说的这些(情qing)绪的确印证着墨梁此时的心态,不过·····明不明显,墨梁自己可看不到。

    “算了,不逗你了。”今雅踮了踮脚尖笑着说道“姐姐跟着你,只不过是为了好心给你提个醒而已,避免你走弯路。”

    “提醒我什么?”

    一个曾下药迷晕自己的人,真亏她能冠冕堂皇的说出“好心”这个词。

    “你好像和那个叫什么····古田三的那个人,走的有些近吧?关系很好?据我了解在我们这些人里,他的风评看起来···似乎并不怎么样。”

    “并没有多近,你跟着我就是为了说这个?”

    “姐姐怕你不懂人心,所以才特意过来单独提醒你,你不觉得叫古田三的那个人,很危险吗?”

    今雅煞有介事地往下述说着“听说那个人是第一个发现死者的吧?并且还当着你们的面在现场公然销毁了重要的物证,这种做法很奇怪吧?”

    这件事在于古田三的交谈中墨梁也提到过,古田三也算是给出了相应的“解释”。

    但今雅想要表达的意图,明显与那不止于此。

    “流严(身shēn)上的上,除了外伤之外,手臂有着轻微的筋(肉rou)错位,而这种程度的上,古田三在不借助工具的(情qing)况下就能够做得到,流严怎么说也是成年的男人~”

    今雅用手指点着嘴唇神态坚定地说道“我就在想,如果有这种力道的话,如果不是手臂而是脖子的话·····,会怎么样?”

    言语之中不断想要透露的信息无非是,古田三目前作为这些人中具有“徒手杀人”能力的人,并且有意提醒着他(身shēn)上的疑点。

    “这又能证明什么?”

    “将我们这帮人困在这里这件事肯定是人为的,可如果这个人就是古田三的话,很少有人能够在面对他的时候反抗他那‘反常’的(身shēn)手吧?还是说搜查官李小姐能够不辱使命将他制服?”

    “········”

    李凝,恐怕不行。

    方舟社里不管是偷袭还是什么都好,古田三在抢夺账目表后还刺伤了她的手臂成功逃脱,

    那时候李凝的手里可是有枪的。

    但作为刻意(诱you)导的话语来说,今雅这种莫须有将古田三放大嫌疑有意将他放在“危险份子”行列里的说辞,对墨梁来说也太低级了。

    “你和古田三,早在来到(日ri)月庄之前就相互认识了吧?”

    墨梁看着今雅,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她突然要来说这些话,但总感觉,这两个人之间的关系有些微妙。

    “可能见过~也可能没见过,平(日ri)里追慕姐姐的人有很多,哪可能每一个都会记得?”

    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今雅只是轻描淡写地说出了平(日ri)里的(情qing)况,并附加了一句“对于我来说,只会记得有特点的~男人。”

    墨梁深吸了一口气,缓缓地当着今雅的面说出了他心里最真实的感想。

    “彼此彼此吧,你们两个对于我看来,印象都不好,或许你们两个很有经验,但是!”墨梁略带愤恨地盯着她“我不明白为什么作为侦探,你们面对出现的死者以及当前的状况还能这么置(身shēn)事外的态度。”

    这些拥有着侦探职业凭证的人,就像根本不在乎王牧的死,甚至能够完全忽视这些专注于个人到来的目的,对待他人就像看待傻子一样。

    更让墨梁感到可笑的是,坤一那种高中生年纪的人,竟然还会把今雅当成向往的偶像来看待。

    知名的美女侦探?

    呵~

    对于墨梁的话,今雅却只是很淡然地接道“这地方出了凶杀案,解决不了的话传出去,对你这趟‘镀金’之旅确实是不小的麻烦~”

    从她的话里,很明显的表明,今雅将墨梁作为侦探的“外行”与他与搜查官这层关系联想在了一起,

    认为墨梁只是来走个过场,或许在她心中,陈备作为被针对的对象,聘才公司相关的黑账已经没有多少“得手”的可能了。

    “你如果相信的话,姐姐倒是可以帮帮你,等你回到搜查官那边以后,你的这层‘金’也‘镀’完了,姐姐也可以跟你交个好朋友,当然~至于你一心牵挂的那个死人,也可以给你挑选一个满意的说法。”

    “你拿什么帮我?”墨梁强压着(情qing)绪开口问今雅。

    “比如~不久前姐姐发现的(日ri)月庄的秘密啦之类的·····,这个地方奇怪是奇怪,但你没觉得这里的房间就像是‘活的’一样吗?”

    “活的?”

    “呵呵~”今雅轻笑着指着通往三楼的楼梯“就像这个,说起来不像一时贪玩而离开家的孩子,经过一晚又回到了原位之类的~”

    这算什么不明就里的神奇比喻法·····。

    “嗯~~免费的提示就先到这里吧,你愿意帮姐姐的话,姐姐也很愿意尽力帮你,怎么样?要考虑一下来~联手吗?”